2101年,2月14日。

    节日是人类堕落的标志之一,我们需要在一年中定下几个特殊的日子,提醒自己去做一些在平常同样能做的事情,却又装作意义不凡的样子。

    每个节日基本都由谎言和惨剧这两部分组成;大人们骗孩子,说这世界上有个驾着飞行雪橇的胖老头儿会给你们带来礼物;男人们骗女人,我一辈子只爱你一个;女人们则骗男人,我爱的是你的人,和钱无关;感恩节让你有了一整年都不知感恩的理由;春节给了你一整年都不回家的理由;非宗教和民俗传统演变而来的节日基本就是纪念某个人的死或者某一群人的死,而我们为什么要纪念他们?因为他们是时代英雄,他们的牺牲改变了一些事情,甚至带给了我们今人切实的利益。[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所以,归根结底,这是一种另类的交易。玫瑰、鞭炮、扮鬼、当个好孩子等等,挑准了日子,目标就是滚床单、发财、糖果、礼物。当然如果你运气不好,也可能得到好人卡、罚款单、恋童癖和家暴之类的。

    这天是二十二世纪的第一个情人节,下午,芝加哥一家普通的网吧,一个男青年走了进来。

    他大约二十岁左右年纪,褐色头发,白种人,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进屋后,他的视线很快就停留在了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身上,然后径直走了过去。

    “你好,我叫德维特。”褐发青年坐在那人旁边的沙发上,开口打了招呼。

    坐在那儿上网喝咖啡的年轻人戴着副眼镜,看上去挺斯文的,亚裔,黑色的短发中规中矩,脸长得很白净,给人感觉像个书呆子。

    眼镜青年出于礼貌回道:“嗯……你好,你可以叫我迈克。”

    “不必紧张,小子,这不是搭讪,我是直的,你不用露出那种表情。”德维特道:“是桑尼跟我说,可以在这儿找到你,提供一些‘技术支持’。”

    迈克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德维特:“哪个桑尼?”

    德维特回道:“桑尼·卢切斯。”

    迈克道:“我跟他见过几次,不是很熟,你又是谁?”就算是再业余的黑帮成员,也能看出他显然在说谎。

    “我说过了,我叫德维特。”

    “卢切斯家族可没有你这号人。”

    德维特道:“因为今天上午,我才开始与他们合作,你可以把我视为提供某种咨询的‘顾问’。”

    迈克的表情微变:“等等……呵……”他似乎有些不信,所以笑了:“你说你是‘顾问’?”他又重复加重语气问了一遍;“你走到我面前,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告诉我,你是那个‘顾问’?”

    德维特倒显得十分平静:“这么说来,你听过这个名号。”

    “听过?”迈克略有些激动了:“顾问是互联网上的传奇,从三年前首次出现至今,已经有无数他的事迹流传,现阶段那些故事多得已经难辨真假了,有人说他已经被捕,还有人说他根本就是个不存在的虚构人物,我以前的大学甚至有一群人为他建立了粉丝俱乐部。你最多就比我大个一两岁,怎么可能是……”

    德维特打断他道:“迈克·拜伦,伊利诺伊大学三年级的学生,故乡在田纳西州,家中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姐姐,两个兄弟,邻居叫弗雷德,给你们家送报的邮差叫萨图克。父亲的二手车买卖不是很景气,姐姐的男友陷入一桩官司中已经有半年了,两个弟弟上大学的钱还没有着落,我想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你这样有大好前途的青年会为本地的黑帮办事。”

    迈克突然紧张起来,压低了声音道:“这些你是从哪儿查到的?你是条子?hl?”

    德维特道:“你们学校有着世界上最先进的超级计算机研究中心,每年有帝国资助的庞大资金做后盾,但学生的资料却很容易弄到手,无论是计算机专业、理工科、还是戏剧系的学生,在校方看来,学生的个人信息这种玩意儿与研究数据相比根本就是垃圾,垃圾是没有严密保护价值的。我想从小到大都上公立学校的你应该可以明白我的意思。”

    迈克不自在的动了动脖子;“好吧,你攻破了伊利诺伊大学的第三套虚拟防护系统,你还需要我干什么?你自己不就已经可以黑入这世界上90%以上的计算机了吗。”他还颇为不服地补充了一句:“而且在我看来,这点能耐仍然不能证明你就是顾问。”

    德维特道:“我准备干一笔大买卖,明白吗?小子。卢切斯家族的人还信不过我,他们需要我办几件事情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当然这我也可以理解,每当我到一个新的城市,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雇主们的素质是不同的,你要让这群整天揣着枪和手榴弹做些违禁品贸易的大老粗相信这世界上有‘安乐椅侦探’这类事情,他们只会说:那是鬼扯。

    因此,当面对这种客户的时候,我往往需要稍稍解放一下自己的大脑,来干一些不那么需要精打细算的事情,而眼下要做的,正需要你的帮助。”

    迈克也是个聪明人,他直接道:“报酬呢?”

    “小子,跟我合作,你不但可以解决所有的经济问题,还能得到许多无形资产,所以我建议你不要做拒绝之类的蠢事。”

    迈克斟酌了一下:“好吧,那就这样……我不能仅凭你空口说白话就答应些什么,我要跟桑尼确认一下这件事,如果他能肯定你不是条子,我愿意听听接下来的计划,另外,别叫我小子,即使你是真的顾问。”

    德维特起身道:“桑尼的联系方式不用我告诉你了,我到外面抽根烟等你,就在今天之内,还有很多事要做,你最好快点儿。”

    迈克见其走远,一个人若有所思地嘀咕着;“今天之内……该不会是要我去搀和杰诺维塞家族交货的事情吧……可真会挑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