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顿坐在警局为他腾出的一间办公室中,翻阅着与银行劫案相关的材料。

    这件案子的证人包括银行职员、保安、普通市民,以及那个幸存下来的劫匪,二十余人的证词全都能对上,没有什么破绽。[]

    案件现场已经被清理干净,银行恢复了营业,不过现场所有的着弹点以及两具尸体倒下的地方都有照片记录,那三支枪也包在证物袋里,放在侨顿的面前。

    但这些依然证明不了什么,侨顿把希望都放在了现场的监控录像上,这是本案最直观的证据,如果真有什么突破口,那只能是在这段影像资料上了。

    一遍又一遍,侨顿反复观看着这段视频,尤其是那关键的四十九秒……

    …………

    三月十四日,上午十点。

    汤姆正坐在家里观看无趣的电视新闻。他闭门不出、缄口不言的措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媒体上关于自己的报导正在消失,看来人们很快就找到了新的话题可以谈论,而记者们也知难而退,电话留言和不知趣的敲门者都显著减少。

    突然,汤姆转过了脸,他隔着客厅的墙,盯着自己家门口那个方向,仿佛能看穿墙壁一般,目不转睛。汤姆弓起身体,迅速起身,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慢慢靠近了一个橱柜,在这个橱柜的抽屉里,有一把上好子弹的手枪。

    这是他的五米原则,在这间屋子里,无论汤姆身处哪个点,五米之内,必有一件武器。有必要的话,哪怕他正坐在马桶上看报,也能在三秒钟内入手武器并做好杀人的准备。

    咚咚,敲门声响了两下,短促,有力。

    汤姆并没有想到对方会敲门,他知道门口的人不是记者,这几乎是本能般的判断。

    不过汤姆最终还是没有拿起武器,只是走到门后,用平常的语气应道:“对不起,我不接受采访。”

    “我不是记者,我想代表警方就那件案子问你一些问题,希望你能协助调查。”侨顿道。

    汤姆打开了门:“能看一下你的证件吗?”

    “当然可以。”侨顿说着便出示了证件,不过他的证件不是枫叶郡的警徽,而是hl的菱形星轨徽章:“你好,我是盖瑞·侨顿,很高兴认识你,汤姆·斯托尔先生。”

    “你好,嗯……长官。”汤姆表现出了一个平民应有的正常反应,脸上露出些许惊讶和疑惑。

    “我能进来说吗?”

    “呃,当然,请进,长官。”

    “不必这么客气,你可以叫我盖瑞。”侨顿进了屋子。

    汤姆关上了门回道:“我还是称呼您侨顿先生吧,请到厅里坐。”汤姆引着对方一路进屋,“请坐,要喝点儿什么?”

    侨顿的视线扫视着汤姆的家,嘴上漫不经心地回道:“一般的茶水就可以了。”

    汤姆准备着茶水,语气十分客气地道:“请原谅我最初的无理,这几天记者太多了,其中就有几个想冒充警察混进来的,我猜他们都揣着隐藏摄像机呢。”

    侨顿回道:“我并不介意。”

    汤姆送上了茶水,坐到了侨顿对面的椅子上:“请慢用。”

    “谢谢。”侨顿对这间屋子的观察停止了,视线停留在了汤姆的脸上。

    “嗯……不知道长官有什么要问的?那件案子都严重到需要惊动hl了吗?”汤姆问道。

    侨顿没有动桌上的茶水,他盯着汤姆的眼睛,想从里面捕捉些什么,但怎么看都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

    “为了有个身份可以便宜行事,我才在hl挂了个少尉的虚衔。其实我的职位,准确的说,应该是某位贵族的高级幕僚,而这次来,也是遵从那位大人的意思。”

    听到“某位贵族”时,汤姆的表情显得有些吃惊,他愣了两秒问道:“可您刚才不是说,代表警方问我……”

    侨顿根本不想在这种问题上浪费时间,他粗暴地打断了对方的话:“斯托尔先生,你对吉尔森家族了解多少?”

    汤姆作一头雾水状,看样子他还真的使劲儿想了想:“嗯……对不起,我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侨顿又道:“哦,那么,斯托尔先生,我听说你是七年前搬来这座城市的,在那之前,你在哪里生活?我很想了解一下,请你务必说得具体些。”

    汤姆踌躇了一会儿,才回道:“我是在渔船上出生的,从小就跟着父亲和叔叔们捕鱼,直到一场风暴夺走了一切,除了我的命。后来我就进了青少年收容中心,接受教育,高中毕业后换了几份工作,七年前从北欧辗转来到枫叶郡扎了根。”汤姆停顿了一下:“这些都是有记录的,您应该可以直接从我的档案中查到。”

    至此,侨顿依然死死盯着汤姆的眼睛,但他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没有异常的情绪波动,也没有说谎的迹象。

    侨顿当然查过汤姆的资料,他几乎都能背下来了,他只是想再问眼前这个男人一次,看看有没有出入。

    “关于三月十日的银行劫案……”侨顿忽然转移了话题,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款pvp670:“这是现场的监控录像,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一下。”

    “呼……侨顿先生,要知道,我并不是十分想看到这个,直到现在我想起那时的情景还有些后怕。”汤姆的身体朝后倾斜,神色紧张。

    “恐怕你得克服一下这种恐惧,斯托尔先生。”侨顿开始播放视频。

    他截取的这段录像是由劫匪冲入银行时开始,到他们两死一伤失去抵抗时结束,一共四分钟。

    汤姆看的时候表情数遍,甚至露出些许恐惧之色,看完以后又长吁一口气道:“那真是太可怕了不是吗?”

    侨顿用手指划过触摸屏,让进度条回走了一些,开始道:“根据警方的调查,那个拿手枪的劫匪是三人中的领头,这人有过暴力犯罪记录,是个老手。你看,刚进银行时,是他先朝天花板开的枪,那两发子弹很有价值,他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控制住局面。

    另外那两人要差得多,他们大喊大叫,其实是因为过度紧张,肾上腺素激增。亢奋的情绪自然需要一定的途径宣泄,而那个哭喊的男孩儿,正好在这种时候激怒了有些失控的劫匪。”

    侨顿又拖了一下进度条:“你有过当兵的经历吗?”

    汤姆摇头:“从没有。”

    侨顿指着屏幕:“我注意到,当枪响以后,整个银行大堂中的人,基本都是出于本能地弯腰、低头、抱头、缩脖子、尖叫。而你却在那一瞬间,单膝跪地,在枪声传来的方向和自己的所在之间找了个最近的掩体——银行大堂中的柱子,你半蹲下,躲在那后面,迅速开始观察四周的情形。”

    “什么?不,侨顿先生,我并没有那样。”汤姆指着pvp670的画面,“您看,我和大伙儿一样,缩头躲起来了。”

    其实那根柱子的后面是摄像探头的盲点,录像中汤姆确实是蜷起身子躲到了那后面,但他消失在镜头中以后,究竟是抱住头瑟瑟发抖,还是半蹲着眼观六路,这就没人知道了。

    反正侨顿认为,汤姆做出的反应是后者,但对方矢口否认,他也没话好说。

    再次拖动进度条后,侨顿道:“还有这里,斯托尔先生,你和那名劫匪在地上扭打的时候,我很奇怪,为什么当另外两名劫匪靠近后,你们竟突然站了起来?”

    汤姆道:“嗯……当时我只知道从后面死死抱住他,两手拼命抓住霰弹枪的枪管,那匪徒想用后脑勺和手肘攻击我,于是我又设法躲开,就和他缠斗起来,不知怎么的就站起来了,可能是他力气大,硬是用腿的力量把我带起来的。”

    侨顿道:“而你们站起来以后,他的身体却挡在了同伴和你之间,导致另外两名劫匪开不了枪是吗?”

    汤姆回道;“是的,接着他就想用蛮力转身,把我甩出去,或者至少是让我去面对他同伴的枪口,结果转了半圈,霰弹枪走火了。”

    “又正好轰掉了他同伙的半个脑袋。”侨顿接道。

    汤姆感慨着:“是的,那真是太可怕。”

    侨顿不动声色,接着指着视频画面道:“枪响后,那名劫匪松开枪管,我想是因为枪管过热。”他话锋一转,问道:“但你为什么没有松手?”

    汤姆道:“我也是之后才注意到的,您看,我的左手确实受伤了。”他伸出左手,手掌确有烫伤的痕迹,“或许是当时太过害怕,连疼痛都忽视了。”

    侨顿心道:这种没有任何记录的小伤,假如是他这几天在家里用手握灯管故意弄伤的,也没人知道,还真是滴水不漏……

    侨顿随即道:“然后拿手枪的劫匪枪击了他的同伙,而你因为那名和你缠斗的劫匪忽然松开枪管,没处使力,就往后倒了下去。”他指着画面:“你真是走运,再晚上一秒,你很可以就会中弹,这简直就像是……你躲开了子弹一样。”

    汤姆道;“我当时倒不知道这事儿,由于接二连三的枪响,我非常害怕……本来只是想用抢来的枪制服那名拿手枪的劫匪,但他连续射击,我就慌了神,结果我就开枪了。”

    “又正好轰断了他的一条腿……是吗。”侨顿道。

    汤姆说道:“对,就是这样,这些我在做笔录时,警长先生都问过我了。”

    侨顿笑道,他站起身来,似乎是要走了:“谢谢你的配合,斯托尔先生,我想我问的够多了,抱歉打扰了你的休息。”

    “别客气,长官,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来找我。”汤姆用那张可怕的冷血杀手面孔,摆出一个殷勤的笑容。

    一路将这位少尉先生送到门口,汤姆刚想关门,侨顿又回过头来:“对了,斯托尔先生,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名字,或者说,代号。”

    “请问是……”

    “赌蛇。”

    “不,我从没听说过,那是什么?服装品牌,赌具的品牌?”

    “呵呵……”侨顿笑了笑:“再见,斯托尔先生。”

    门关上了,两人的脸上,都换上了不同的表情。

    侨顿不再笑了。

    汤姆,却露出了冷笑。

    他自言自语道:“自作聪明,打草惊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