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枭回过头去,看到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保持着冷漠语气的家伙又一次突兀地出现在了车后座上。

    “没有必要,我已经有了一个现成的素材,那具被抛弃的尸体。”血枭回道,“同样的年龄,同样的性别。”

    “但有些舍近求远,不是吗?”另一个血枭道。

    “那是个死人。”血枭回道:“而琳恩是昏倒。尸体和晕倒的女人,明显是两种不同的东西,如果她们都是尸体,那我才是舍近求远。”

    “把琳恩也变成尸体,只是举手之劳。”

    “为什么我要杀死一个对我有利的目击证人?”血枭说道:“正因为琳恩的口供,我的行为后来被警方理解为,为了保护女友而失手杀人,因此并未被全境通缉。”他笑道:“而他的弟弟……当他杀死的那个女孩儿,在一个邪恶的实验室里被发现以后,警察们将那里发生过的所有罪行,包括当地一些离奇的失踪案件,全都算在了那小子头上。这是双赢的局面,由于死无对证,警方给许多案件结了案。而我,逃离那个城镇,逍遥法外,后来顶替另一个倒霉蛋儿上了大学。”

    “难道那全然是你经过考虑以后的行事?没有任何别的因素在其中吗?”另一个血枭问道,“你我都清楚,人类获得快乐的第五个层次,就是创造、改变其他的生命。.你当时掌握着琳恩的生杀大权,但你选择了仁慈,也许你从中获得了什么……”

    血枭打断了他:“你知道人类获得快乐的第六个层次是什么吗?”他转过头去,不再看另一个自己,顺势跳上了驾驶座:“就是大麻。”他重新点火,发动汽车:“还有第七个层次,那就是你离我远点儿。”

    一脚油门踩到底,跑车疾驰起来,这次不用看后视镜,血枭也知道。那个烦人的家伙应该已经不见了。

    …………

    黑白的世界再次颠倒,当沙漠重新恢复白色时,血枭的面前。竟出现了公路的尽头,那是一座城市。

    经过了一条分割线,血枭便驾车驶入了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

    但这座城中,没有人。

    他的车突然熄火了。怎么都无法再次发动起来。

    血枭下车,继续向前走,这次他迷茫了,因为这里不止有一条路,而有着无数条。回过头去。身后也不再是沙漠,而是一片钢筋水泥的丛林。.

    那些大街小巷蔓延出去,似乎永远也看不到尽头。

    人出现了,他们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但当他们走近一些,血枭就发现,这些都不是人,而是尸体。

    他们脸上还有缝合的痕迹,或者就是拖着肠子在走。有些人脸上带着痛苦至极的可怖表情。那种样子简直难以形容,即便是旁观者,都能借此想象到当事人所受过的可怕折磨。

    这成百上千的活尸围了上来,将血枭围在中间。

    血枭并不会害怕,他也不会忏悔,他只是冷漠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一言不发。

    密密麻麻的尸群倒了下去,铺满了马路。他们的身体全部变成了黑色,和地面一样的颜色。最后变成了泥一样的东西,难以分辨轮廓。

    “这无聊的把戏还要持续多久?”血枭问道。

    此刻,天空是白的,太阳是黑的,但血枭的影子,和晚上一样,仍然是白色,似乎只是为了和地面区分开。

    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在那道人影的尽头,另一个血枭又出现了。

    “就快要结束了。”他说道:“其实,你随时可以走。”

    血枭回过头去:“是吗?”他指了指身旁,那里不知为何,又凭空出现了一扇白色的门:“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只是想看看你究竟还能玩儿多少把戏。”

    另一个血枭道:“难道你到了现在,还不明白吗?你不是在选择怎么走,而是选择,走,与不走。”他说道:“我,就是那个具备了人性的你。但我不能靠自己离开这里。我不能醒来,因为你妨碍了我。只有你选择永远留在这里,打开那扇门,让我出去,我才能出去。”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血枭狂笑起来:“原来如此,你打得就是这个主意。”他摇着头笑道:“你以为我是白痴吗?镜脸!”

    只听得咔嚓一声,随即是稀里哗啦的一阵,那是镜子被打碎的声音。

    白色的天空,出现了裂痕,整个世界突然开始剧烈颤抖。

    那“另一个血枭”,也像镜中影像一样碎裂,露出了本来的面貌——一个戴着镜子面具的男人。

    “装得倒是很像,你还挺入戏的。”血枭叼起一根烟,模仿对方的口吻,复述道:“你还记得吗?我们被杀死了,被领主杀死。只是在最后时刻,有人将我们部份的重要器官保护了起来,藏进了一个领主都无法发现的空间中。”他吐了口烟:“说实话,我不记得。你自称是我的深层意识,但又说出了我不知道的事情。我可不是那种对模棱两可的结论持认同态度的二流科研人员,要让我去相信你说的某句话,你最好拿出站得住脚的依据来。”

    血枭冷笑着:“你说的那段话,我不知道,但镜脸应该知道。一路走来,我渐渐想通了这点,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究竟在我的脑子里做了什么手脚。结果你现在自己告诉我,你出不去,哼……”他再次握住了门把手,那扇白色的门,瞬间变成了黑色:“你救我的时候,在我的精神世界植入了一部份属于你的意识,你想通过重演我自己的记忆,再加上你那套令人作呕的废话,骗我相信你,然后将我的意识永远封存在这种昏迷状态,从而获得我身体的控制权。”

    镜脸的形象也在此刻碎开,崩落一地。

    这个世界的规则很简单,就像意识到做梦的人会醒来一样,如果血枭否定自我,让镜脸的意识主导自己,那他的身体就会被那股意识篡夺。但如果他看破了真相,他就能逃出去,彻底毁掉这个黑白的精神世界,镜脸埋在他精神里的意识也就荡然无存。

    只不过醒来后的血枭,也不再记得这里发生的一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