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伏月的身手,要避开黑芒不难,萨麦尔也并不觉得用这种化身黑蛇后的常规攻击就能结束战斗。但他有他的打算,对天一的忌惮,使萨麦尔狡诈的一面在此刻显现出来,他是想看看……天一的反应。

    萨麦尔的算计是,如果天一只是不想让他获得那女人的能力,半年前就可以亲自动手把她给杀了,这样做才最保险。月妖能活到今日,就证明天一不想让她死,那么……他又会为她而露出多大程度的破绽呢?

    答案是没有任何破绽……

    天一事不关己一般站在原地,看着伏月自行逃开攻击。无论神情、动作、乃至呼吸都没有显现出丝毫紧张起来的迹象。

    他只是不慌不忙地干了一件对萨麦尔来说恐怖至极的事情……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件玉制的乐器——蛇笛。

    “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天一笑着问道。

    “可笑,你以为我还只是第二王国生物中的一员吗?”萨麦尔其实已经心虚了,他的这话有给自己壮胆的成份:“我的‘混沌’已吸收了上百种能力,我比我的祖先更强!”

    “你的祖先……可不在这笛子里,他只是个人。”天一接过他的话道:“另外,我本来就从没把你当成第二王国的生物,因为你只是个能力者而已。”他在不断纠正着萨麦尔的认知:“即便你看上去和其他的能力者不太一样。即便你异常得强大……但那还不至于改变、或者超脱你在这个时空中担当的角色和本身的性质。”

    天一说着就举起蛇笛。吹奏了短短几个音符。很快,一条空间裂隙悄然出现,先是一只蛇眼从那裂缝中显现,随后从里面传出一声厉啸,裂痕顷刻崩裂,从中窜出一条与萨麦尔体积几乎相同的黑蛇。

    “当然了,如果你非要认怪物当祖宗,这个应该是你的兄弟。”天一说着,瞬间又出现在了伏月的身边,也不顾对方的反应。揽腰就抱,扛起来就闪。

    两人刹那间来到了百米之外,几乎在同时,天一召唤出黑蛇身上爆发出滔天邪能。冲散扩张,将周围的地面和建筑尽皆摧毁。这股力量与萨麦尔如出一辙,不相上下。

    “你兄弟在八百年前还属于幼年期,现在算是到青春期了吧。”天一一边跟远处的萨麦尔说话,一边将伏月放下:“除去你吸收的那些能力以外,你最多和它一样强,你的人类祖宗就是从它身上得到的力量。”

    萨麦尔无暇回应天一的话,眨眼间他便与那另一条黑蛇缠斗在了一起。这两条长虫个头儿巨大,缠搅在一起翻滚噬咬,便使大地震颤。劲风如涛。

    那些可以秒杀人类的黑芒对他们彼此没有影响,腐蚀性的黑水亦然,至于尸兵之类的手段,根本就是儿戏了,召唤再多也没用,连他们的蛇鳞都伤不到。于是这战斗成了最原始的、动物间的交锋,还是同类相残。

    伏月在天一身边目睹着这一幕,这种既视感让她想起了那个书店里的空间,仿佛她又在观看两头第二王国的怪物对打。只是她感觉,此刻眼前这两个。似乎还称不上太强。

    萨麦尔瞥见天一那隔岸观火的嚣张神情,顿时火冒三丈。仰天狂啸,杀招并出,下一秒,大地撕裂。一道沟壑豁然出现,另一条黑蛇上方凭空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气流。将其压入地底。随即萨麦尔就对着下方的裂口中口吐熔岩,几吨的量灌下去以后,见那黑蛇没了动静,他才将地面再次合起。

    “哎……相煎何太急啊。”天一笑着挑衅道,对于黑蛇的死亡,他完全是不以为意。

    “无聊透顶,玩够了就快点杀掉。”伏月已经看出来了,萨麦尔根本不是天一的对手,从空中花园那时起,天一的种种表现都是演技,而且是那种欲擒故纵的高端诈骗,就是想看看她的反应。

    “什么话啊,我正在英雄救美呢,你就不能配合一点吗?”天一回道:“要不是我一直设法让你远离他,当初他领悟混沌力量后第一个就会来吞你。现在你看,他这种处于绝望之中、怒不可遏,却又仿佛有着一线希望的状态……是多麽有趣。”

    伏月怒极反笑:“跟踪狂拿自己的目标当鱼饵来钓杀人妖怪是吧?有趣吗?”

    “我只是在培养咱们的共同兴趣爱好,几百年后不用我教你,你自己都会去找这种乐子的。”天一说道。

    “天一!你欺人太甚!”萨麦尔张开巨口,从天而降,他已彻底失去了理智,竟妄想直接这样吞掉对方。

    天一抬眼看着他:“你若真是第二王国的生物,倒也罢了,它们是没有‘罪’的。”他连动都没动,萨麦尔自行就停在了那里,动弹不得,“即使是完整的永恒核心,也无法告诉你……能力者的‘能力’究竟是什么。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只有第五王国的生物中才会产生能力者这样的异类?为什么这个星球经历了亿万年,四个强大而极端的王国都殒灭了,最终却是一个生来便有‘罪’的物种成为了主宰。”

    萨麦尔喉咙里发出痛苦艰难的话语声:“你做了……什么……”

    “‘罪恶’是由我直接管辖的一种力量,如果你是个明白人,就该设法避开我,直到永远……

    血枭就比你聪明,他已经猜到了所谓‘能力’的起源,也猜到了最初是谁划分了那些等级。他知道,只要是人,绝没有战胜我的可能。

    可是你,竟然在吸收了这么多种能力以后,还来到我的面前。这种行为就像是学了几百种黑魔法,却跑去挑战黑暗魔王的魔导士……

    你还大言不惭地要当着我的面杀死引导者的候选人,哈!”天一干笑一声。

    “你别随便给我按上莫名其妙的头衔。”伏月对他说道。

    天一摊开双手,冲她笑笑,随即动了动手指,萨麦尔的体内的能量忽然肆虐地暴走,瞬间将其巨大的蛇身由内而外冲垮,毁灭后的蛇身甚至都未化作液态,而是直接消散不见了。

    最后,只剩一张镜子面具,从空中落下。

    天一上前,单手接住那面具,对着镜世界中萨麦尔的蛇脸道:“我本来还想把你爹也从蛇笛里叫出来,但我怕爱尔兰岛从地图上消失,所以……永别了。”他手中的镜面碎了,粉碎,晶莹的碎屑随风而逝。

    伏月看着天一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问道:“对你来说,我和他有什么区别吗?”

    “为什么这么问?”天一回道。

    “他要是获得了永生,应该比我更适合成为你的接班人吧。”伏月回道:“或许他还能设法杀死你,让你得偿所愿。”

    天一看着她:“哦……你说这个区别啊,这不是废话嘛,如果非要选个伴儿,我当然选自己喜欢的人。”

    “你说什么?”伏月刚才好像听见了什么,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诶?你那牙,怎么样了?”

    “你别岔开话题,你刚才说什么?”

    “你喜欢巧克力吗?”

    “装疯卖傻是吧?”

    “快到碗里来!”

    伏月转身走了……

    天一跟着她走:“我的书店在那个方向,离这里六个街区。”

    “滚!”这是他得到的回应。

    “这样吧,为了缓解尴尬,明天你装作没事一样到我店里来,暗号是‘我订的书到了没?’我回答你‘还没到’,然后你……喂!”他说到这儿吓了一跳,伏月居然用手指把自己的一颗臼齿揪了下来,朝地上一扔,并一脚踏碎。

    “诶?等等……你怎么知道是哪一颗?”天一奇道:“难道……啊!”

    伏月张嘴就吐了天一一脸血,捂着腮帮子甩头就走。

    …………

    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

    地底遗迹中,暗水正站在那巨大的圆顶空间里。此时周围一片漆黑,但他即使不用视觉,也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

    此地原本在枪匠逃生时遭泥土填满,暗水回来后花了很久才将这空间恢复如常。

    此刻,他虔诚地跪伏于地,似乎在进行着某种传统的仪式,也可能是某种暗水族才明白的礼节。良久,他才站起身来,走到那个二十多英尺高的巨像前。

    暗水伸手从自己口中掏出了一个足有橄榄球大小的青色晶体,此物由诸多永恒核心的碎片与此遗迹中的原始核心融合后所形成。

    他没有片刻的犹豫,直接将核心放入雕像,重新归位。

    遗迹又一次亮起,青色的光轨在四周浮现。地板上是山川河岳,穹顶中显现日月星辰。

    暗水环顾四周,双眼中青芒沛然,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他是否也会感慨世事无常?是否会怀念这故乡?又是否会安于在此长眠?

    他看了一会儿,没有言语,没有唏嘘,也没有冷笑或哀叹。只是默默地走到一面墙边,按下了一个手印符号,将遗迹重新封闭,深埋在了地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