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这晚,天气出奇的好,凉风习习,云开月明。正应了那句“皓魄当空宝镜升,云间仙籁寂无声”。王诩和齐冰一起朝着中秋祭的集市行去。

    其实这集市说白了就是许多类似游园会的活动,棉花糖,兔子花灯,各种小吃还有那些有奖品的套圈游戏之类。只不过这中秋佳节,晚上玩起来却是感觉和白天大不相同。

    齐冰一路上一言不发,搞得王诩心里发毛,而且这家伙脸上没有表情,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喂……你在想什么?”王诩试探着问道。

    “我没什么需要想的,你的计划我大概知道,我只要把那个不认识的女生牵制住,给你和尚翎雪制造单独的相处时间就可以了吧,这种事易如反掌……你放心好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有这种计划……虽然我也有这么想过,不过由你说出来未免太可怕了吧,还有,你准备把翎雪的朋友怎么样,什么叫牵制住……还易如反掌,我跟你说杀人可犯法……”

    他们正说着话,已经到了约定好的地点,尚翎雪已经到了,朝他们挥着手,她的身旁还站着一位美女,这女生身材娇小,肤若凝脂,俏脸微红,面似桃花,简洁的中长头发,可爱的容貌,好似个玉琢的娃娃,不管男女都忍不住会瞧上第二眼。

    齐冰看到尚翎雪旁边的女生时脸上表情竟是微微一变,这一动作落到王诩的眼中让他吃惊不小,心想齐冰这小子难道是遇上了梦中情人,竟然脸上会出现表情!看不出你老齐竟还是个萝莉控……

    “不好意思,让你们女生等我们。”王诩傻笑着凑了上去。

    “没事,我们也是刚来,我来介绍,这是我的朋友……”尚翎雪这句话未说完就被齐冰打断了。

    “喻馨。”齐冰盯着那女生的脸不放,直接叫出了她的名字。

    喻馨看着齐冰的样子也颇为怪异,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上却有欣喜的笑容。

    “原来……你们认识啊……”尚翎雪也是一愣,结果齐冰接下来干的事情就更惊人了。

    “不好意思,我有些话跟她谈,先失陪一下。”说完他竟然直接拉着喻馨的手走进了漆黑的小树林……

    王诩心中的震惊是无以复加的,好你个老齐,当真是路见萝莉一声吼,该不该反正都出手啊……这学校里随便来个美女你居然立刻能叫上名字,拉了手就进小树林,这是种什么境界?这是简直是神啊!你那银白獠牙全长在狼嘴里了吧……

    尚翎雪看他们走远了说道:“本来还想给他们制造机会在旁边偷偷看一下,没想到他们早就认识。”

    王诩嘴角抽动:“上帝……”

    这件事王诩其实也算是受益人,因为只剩下他和尚翎雪单独在一起了,所以他很快就把齐冰和喻馨的事情抛到脑后了。

    在四下无人的地方,却是喻馨先说话了:“齐哥哥,你……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我见过的人基本都不会忘记,即使小时候也一样,说来我们也算有缘,没想到你也在翔翼。”

    喻馨的脸色越发红了:“齐哥哥,能再见到你,我也好高兴……”

    齐冰的语气却变得冷酷异常:“这种青梅竹马的无聊闹剧,你准备演到什么时候?”

    喻馨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刚才羞涩的感觉荡然无存,她笑了,这笑容如此妖媚,让人一时间失去意识般沉浸其中,齐冰在心中默念起了净心咒,抵挡住眩晕的感觉。他很吃惊,这个女人如今的灵识已经强到仅仅是一笑就能让人心神受到震荡的地步,可见实力绝不在他之下。

    “怎么这么快就不玩了?从一见到你开始我可就一直很入戏呢,我的齐哥哥……”

    “你应该比我大几个月吧,那种称呼还是算了吧,你还是像七年前那样叫我齐冰好了,杀你父母的仇人,齐冰……”

    “仇人?你们齐家可是有大恩于我呢,杀死我的父母,然后再收留我,教我成为狩鬼者,让我自己有一天去发现真相,你们这样还真是仁慈,我感谢你们还来不及呢!”

    “七年前你偷袭我父亲未果,然后逃离了齐家,我们并没有再去寻找你,因为确实是齐家亏欠了你,这些年我也早有觉悟,你要找我报仇我随时奉陪,但不要再对我身边的家人朋友出手。”

    “哼……你们全家的这种假仁假义也是遗传吗?”喻馨话音未落,一道紫色的光芒从她手中朝齐冰疾驰而去,齐冰站在原地未动,白色的冰尘飞速凝聚在他身前,结果那紫色光束竟是直接穿过了冰盾,在齐冰颈侧留下一道血痕,再深一分就能割断他动脉,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齐冰,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简单就死的,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弱点,让你也尝尝失去最亲爱的人有多痛苦。”喻馨一击得手以后就收敛了战意,她的意思很明显:如果我要报仇,你齐冰刚才就已是个死人了。

    齐冰只能默不作声地听着,他确实亲手杀了喻馨的父母,而且现在仇人的女儿随时能至他于死地。

    “你和那个鬼谷子,前一阵子似乎解决了几个小鬼,不过这个学校里还有些事情没完,希望你们快些收拾掉,我可是来这里读书的,不想受到骚扰。”

    “这不用你提醒。”齐冰用手抹掉了脖子上的血迹。

    喻馨走到齐冰身边,又摆出那副娇俏可爱的样子,挽住齐冰胳膊,“齐哥哥,闲话也聊完了,我们回去吧,不然他们要担心了。”

    这是最近几个星期以来齐冰受到的又一次打击,他来到s市以后已经见到了太多比他厉害的人,猫爷,杨四海,甚至王诩,现在又遇到了喻馨,他甚至根本没有察觉到喻馨也在翔翼,显然对方早已知道了他的行踪,刻意隐藏了自己。

    齐冰和喻馨走在一起,旁人不断投来羡慕的目光,只有他心里清楚,其实自己跟那种被劫持的人质也没什么区别,天才的自尊心在这一夜已经被完全击溃了……

    而另一边,王诩怀着局促不安的心情走在尚翎雪的旁边,他们俩看似有说有笑,其实王诩一直在考虑别的问题,他一直想找个机会去牵尚翎雪的手,但是却总在稍纵即逝的机会和犹豫中痛苦的挣扎。看着旁边都是出双入对的男女生,他庆幸今天没有直接和齐冰两个人来,不然百分之百会被当成“同志”了……

    “刚才那个算命的真的好准啊!”

    “是吗?呵呵……”

    从刚才开始有好几对男女经过时王诩都依稀听到了这样的对话,尚翎雪也很好奇,于是他们决定去看看那个“好准”的算命先生。他们来到一个灯光不那么明亮的角落,一张黄桌布的桌子,旁边凳子上坐着一位穿着中式黑色长袍,戴一顶古怪小帽的老头,都晚上了,他还墨镜遮面,在那边抚着山羊胡子作神秘状。

    王诩一看那老头就觉得他是那种专业的忽悠先生,属于在大街上被抓捕的对象,也不知怎么会出现在学校的中秋祭上。如今算命测字是只有在一些著名的庙宇附近才有的人做的生意,而且多半也是半瓶子醋胡吹猛侃,真懂那阴阳命理,奇门八卦的人估计连九牛一毛都没有。

    尚翎雪倒是显得很有兴趣,上前问道:“老先生,听说您这里算命很准是真的吗?”

    那老头根本不看她一眼,指了指桌上的字“如若不准,分文不取”。

    王诩对老头这手是嗤之以鼻,不就是欲擒故纵吗,假装不爱搭理你们,等你好奇心起来,上钩了他就挑好听的讲,到时候你还能说他不准,咒自己倒霉?

    结果他老头一张口,王诩差点摔在地上:“我看两位是来问姻缘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