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眼的火光把王诩弄醒了,他刚恢复意识就感到浑身上下痛得离谱,好像骨头全散架了一般。

    他努力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深夜,自己躺在一片沙滩上,身后是茂密的丛林,咸腥的海风吹拂而来,耳边除了海浪涨退的声音以外还有两个人吃东西的咀嚼声。

    他翻过身,看到猫爷和齐冰正在火堆旁吃着烤鱼。

    “我昏迷多久了?”

    “两年多一些。”

    “什么!?”

    猫爷笑了笑:“开个玩笑,其实没多久,最多几个小时。”

    王诩差点被他吓死:“我记得之前我还在飞机上啊?怎么到这里来了?这是哪儿?”

    齐冰面无表情地回答:“飞机被闪电击中,坠毁了,我想用冰尘阻止下落,但飞机实在太大,下落速度也太快,我最多只能进行缓冲。撞击海面以后,其他人都立刻死亡,只有我们三个活着,所以我制造了一块浮冰,找到了这个岛。”

    王诩完全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竟会发生这种事,当然了,任何人都想不到……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猫爷伸了个懒腰,背着头躺下:“飞机已经摔得支离破碎沉到海底了,我们又不会飞,当然只有等待救援了,还能怎么办?”

    “喂!现在可不是这么悠哉的时候,老子的媳妇儿再过几天就要嫁人了!我还在无人岛上喝西北风啊!”

    “你再着急也是白费力气,不如留点体力想想办法。”

    王诩还真是立刻想到了一个办法,他转头看着齐冰:“老齐,不如你把海面给冰上,我们朝着东偏北一路狂奔,没准几个小时就到了。”

    猫爷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诶呀……笑死我了,你还有没有常识?我们之前飞了十个小时不到,因为是私人飞机,要比民航的航班快一些,那么现在的位置差不多是s市到拉斯维加斯的一半,也就是说,现在我们身处太平洋的中心。

    绕地球一圈大约是40000公里,你现在大约有10000公里的路程要走,齐冰怎么可能有足够的灵能力为你一路上冻住海面,更不可能陪着你以每小时900公里的飞机时速跑完全程。”

    王诩现在的脑子不太好使,的确是没有什么常识可言,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对了!手机!”

    “别忙活了,这里没有信号的,我都试过了。”

    “靠!老天!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坠机这种事情都让我遇到了!你怎么不干脆把我也摔死算了!”王诩对着天空狂吼,但显然是无济于事的。

    猫爷深深他了口气:“如果这世上真有老天爷的存在,他要么是想考验你,要么就是想告诉你,你和尚翎雪没有缘份。”

    “我是不会屈服的!”王诩脱掉上衣就冲到了沙滩上,他抓起半截枯木,开始在地上刨了起来。

    “你这又是干什么……”

    “当然是写上巨大的sos求救。”

    “首先……现在是晚上,我们生火就相当于求救了,其次,明天涨潮以后,你写的字可能会被浪冲掉……还有,明天我们可以直接让齐冰在海上弄个大型冰雕,这样比较明显一点……”

    …………

    二月十日早晨,王诩断断续续睡了几个小时,他一见到初升的太阳就把齐冰拉了起来。

    齐冰在方圆几公里的海面上造了许多高耸的冰柱,冰柱的上半截全都是个弯曲的箭头,指着他们所在的这个岛。做完这些以后,王诩才算放心了一些,不过接下来就是痛苦的等待。

    这种太平洋上的无人岛屿,大多数在地图上都没有标示出来,而且因为他们的飞机被闪电击中,坠落前根本来不及发出任何求救信号,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大体位置,所以他们的等待或许是几个小时,几天,也有可能是几年,甚至永远。

    值得欣慰的是,至少他们在这岛上的生存不成问题,齐冰可以直接把空气中的水分子结成冰,所以他们不用担心淡水,捕鱼更是易如反掌,随便你想吃什么,就算是大白鲨,他只要大手一挥,直接跟冰棍似的给你提上来。

    不过王诩可不是来过这种海之男儿的生活的,他现在很赶时间,眼看夕阳西沉,这一天又要过去了,他当真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立刻从怀里掏出了贴身带着的鬼谷道术,这伏魔篇和屠龙篇似乎也是会认主的,每次王诩不知把这两卷东西扔哪儿的时候,它们总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再出现,倒不用担心弄丢了。

    王诩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是“御剑飞天”这个法术,真可谓病急乱投医,显然以他的灵力,就算踩在某样东西上飞了起来,估计不出半公里就得摔海里。

    所以他也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再翻了翻,发现了一个以前看不懂的法术,现在已经可以理解了,他大略读了读,马上眼前一亮,然后立刻开始学了起来……

    …………

    二月十一日,正午的太阳已经到了头顶,王诩又是一夜没睡,终于完成了这个法术的修习――灵识转形。

    他把猫爷和齐冰叫过来道:“我现在学会了一个新的法术,有可能可以帮我们摆脱困境。”

    “哦?是什么?瞬间移动?”猫爷问道。

    “是的话我就把你扔下自己走了……恩……总之,我现在解释一下好了,这个法术叫灵识转形。是一个可以扩大灵识探查范围的法术。”

    “你的探查范围本来就最小,扩大了又能有多少,我已经探查了半径五十公里,除了海洋生物以外什么都没有。”猫爷又泼上了一盆冷水。

    不过这次王诩是有自信的:“一般来说,我们用灵识去探测周围的生灵,都是一个逐步扩大的圆形范围,但是我学的这个法术,可以改变这个方法。”

    猫爷这下了来了兴趣,他想了想灵识转形这四个字,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如此……你可以把这个圆,变成别的形状,比如一条直线?”

    王诩点头:“把整个圆的体积,变成一条直线,这样就能探测到非常远的地方,然后我只要向雷达的指针那样转一圈,探查范围非常惊人。”

    齐冰道:“我明白了,如果在这个范围内有人类的灵魂反应,就可能会被我们找到有人居住的岛屿,或者海上的船。”

    王诩嘿嘿一笑:“那么我们就有救了!”

    三人有了希望,都来了精神,王诩立刻用这个方法开始探测,他用灵识转形的方法可以扫到半径两百多公里之远,终于,在西南方,他感到了人类的灵识。

    “有人!大约几十个!在这个方向离我们大约一百二十多公里的地方缓慢移动,看速度应该是在船上!”

    猫爷立刻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过去。”

    王诩对齐冰道:“我背你吧,你要用冰铺路,必须节约体力。”

    齐冰也没有拒绝:“真实距离应该比我们想象中要远,因为对方也在移动,铺设一百多公里的冰路我也不知道行不行,所以我有个办法。

    我只在海面上铺一条宽不足一米的冰路,冰面很薄,持续不了多少时间,你们踩过去以后不久就会化掉,王诩背着我跑在前面,猫爷一个人的重量比较轻跟在我们后面,这样冰应该正好可以承受。

    就这样边跑边铺路,用这种最节约体力的方法前进,速度一定要快,这样我们应该能在天黑以前到达。如果速度太慢,我的灵力用尽,到时那船开走,而我们也不可能再回到这个岛屿,那时可能就要死在海上了。”

    王诩听完,就走到海边,直接使用了灵识聚身术――改。

    “你应该跟的上吧?”他回头对猫爷道。

    “哼……你以为自己在跟谁说话。”

    三人各就各位,准备开始实施这个疯狂的逃生计划,在踏出第一步前,王诩道:“谢谢你们,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们还可以在岛上等待救援的,不必冒这么大的风险。”

    齐冰依旧面无表情:“坐以待毙不是我的风格。”

    猫爷的回答更干脆:“你有空说这种废话,不如省省力气跑快点,这可是三倍马拉松的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