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龙自天空中降临,上千度的高温顷刻间就把氧气燃尽,这一击轰来,就算是tx1000型的液体金属,恐怕也得化得一滴不剩。

    但柳倾若却仅仅是但掌对着天空,催动了自己的灵能力,那火龙似是分裂成了上千条小蛇,如烟火般四散飞去,夜幕中出现了红霞纷飞的瑰丽奇景。

    星龙吞了口口水:“不会吧……”身为一个绝世高手、前辈大师,他此刻的举动实在是很跌自己的身份,一般来说会做出这种反应的人应该是王诩才对……

    “星龙!发什么楞呢!你以为我为什么叫你来对付柳倾若!快用焚天神炎啊!”猫爷不知何时跑到了两条街外的一个转角,靠在一根电线杆子上直喘气,刚才扔飞王诩好像用尽了他最后的一分力气,此时他只能对着这边大喊大叫,捂着胸口作痛苦状,貌似吼两声对他来说都很艰难了。

    “嘿!我这暴脾气!你算老几啊!指使起我来了!”星龙嘴上虽是这样讲,但他心里也明白,在这样的对手面前,想藏绝招是不现实的,要不是自己已至超灵体的境界,和黄悠一样被秒杀都有可能。

    柳倾若的声音再次传来,语气中依旧透露着那份令人窒息的从容:“他说的很对,星龙前辈,不用焚天神炎,你是伤不了我的……”

    星龙的怒火几乎到了顶点,他的右臂忽然膨胀,肌肉暴突而起,数秒间,这条手臂就比原来粗了两倍有余,整条胳膊的皮肤逐渐成了赤红色,而那些血管中流淌的血液,竟变成了类似岩浆的液体,自皮下发出鲜亮的光芒。

    “来就来!”星龙的灵力如排山倒海之势涌出,他周遭的一切皆被瞬间点燃,马路表面的沥青化为了胶状,钢筋水泥的建筑被熔解变形,除了水云孤抹着头上的汗,不可思议地留在他附近,其他人根本无法接近这里。

    一拳出手!

    这是肉眼无法捕捉的一拳!连残影都不曾留下,当你回过神来,星龙的手臂已经恢复了原状。一团赤红的火光掠过空中,形似陨石,却是气态,这火焰燃烧靠的不是氧气,而是灵气,密度高得惊人的灵气!星龙身上将近三分之一的灵气!

    这焚天神炎中蕴含的力量要摧毁一幢摩天大楼也是轻而易举,而且被其击中的物体连灰烬都不会留下,这是星龙最强的攻击!如果灵能力者的绝招有个排行榜,那这招绝对可以跻身攻击力最强的三招之一。

    “喻馨。”这是柳倾若在看到星龙的胳膊变粗时说的两个字。

    她说得并不算响,但远处的猫爷听见了,听得很清楚,无数的假设和推论闪过了猫爷的脑海,对于喻馨的灵能力,猫爷自然是略知一二,可他却怎么都想不明白,喻馨怎么可能对抗星龙这毁灭性的招式?

    星龙目视前方,看着那个娇小纤弱的女孩挡在了柳倾若的身前,手中握着两把紫光暗涌的镜刃。然后,她的眼中也出现了紫色的妖异光芒。

    “这种灵能力……挡不住的……她这是在陪葬……”这是星龙心中的判断。

    但是他错了。

    喻馨的身后忽然浮现出一个扭曲的虚影,数条灵力形成的巨尾若有实质般从后面裹住了喻馨的身体,接着,紫色的裂痕破开了虚空,化为一块恍如镜面的六边形护盾,迎上了焚天神炎!

    “妖狐!”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瞥,可星龙看得一清二楚,喻馨身后的虚影意味着什么,他心里自然是明白了。

    焚天神炎撞入了镜面便消失不见,好似离开了这个时空,一秒后……这个大火球从里面倒飞了出来,朝着星龙的方向窜去。

    “逆景”,这是喻馨现出妖灵后新的能力,她真正的实力。

    从星龙发动攻击,到这突如其来的逆转,其实只过了短短数秒,电光火石间已经出现了太多状况,任谁都很难反应过来,可水云孤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表情,看着那火焰朝他迎面飞来。这缺心眼儿的还站在那里呢……

    星龙真想上去踢那小子一脚,一是帮他离开、救其性命,二么……给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来一下子也是应该的……

    可惜,他打出绝招后的片刻,便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实在没法儿再管别人了,眼瞅着自己的杀手锏就要轰杀而来,星龙的心里当真是叫苦不迭。

    但见水云孤两手握拳,拉到腰间,摆出一个扎马步的动作,看那眼神,似乎还挺兴奋,正当星龙在疑惑究竟是这小子疯了还是自己疯了的时候,一股灵气的洪流炸裂而出,丝毫不逊于星龙刚才出招时的强度。

    “焚天神炎!”水云孤双拳击出,打出了和星龙一样的招式。

    两个大火球在空中相撞,难以置信的高温升腾而起,但并没有朝四周扩散,两股巨大的灵力化为了一条火柱,全部的力量都往天空中冲去,破开云层,直入九天之上。

    初步估计,臭氧层破个窟窿那是轻的……

    “不会吧……”是的,星龙又说了一遍,而且这次的他的脸都有点抽搐了。

    水云孤长长吁了口气:“呼……这招还真厉害,比老毕的阳炎无双还要强。”

    在他感叹之际,柳倾若竟在瞬间来到其面前,两人的脸几乎都要贴上了:“和我交手时,没有让你松懈的余地。”她的上半句话没说完,右手修长的十指已经伸入了水云孤的胸膛,握住了他的心脏。

    没有皮开肉绽,鲜血四溅,柳倾若的手就像探入水中一样,进入了水云孤的身体,在这一刻,两人四目相对,水云孤的眼中是七分吃惊和三分迷茫,柳倾若的眼中还是冷漠……他们都知道,胜负已分!

    …………

    “什么什么?是我消灭了多玛?”

    “对。”

    “你刚才说了那么多关于他的故事我都信,可消灭它……我怎么觉得我刚才失去意识了?”

    “看来你对自己真正的力量丝毫不了解……”

    “那!小鬼,你不要再故作高深了啊!我可忍够你了,区区小学生……”

    “我要走了,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

    “喂,我还没说完呢!你等等!”

    “还有什么事?”

    “你还是没告诉我,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

    “你那是什么表情……”

    “我不想告诉你,因为我很讨厌你。”

    …………

    多年前分别时的一幕又回到了眼前,可能是人死前的回光返照,也可能是冥冥之中早已有的安排……

    水云孤的心脏并没有被捏碎,他的手,紧紧握住了柳倾若的手腕,后者的整条胳膊竟忽然动弹不了半分。

    “你……”柳倾若头一次露出了诧异的神情:“当时……真应该杀了你的……”

    水云孤把她的手慢慢拽了出来,盯着柳倾若的眼睛,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星龙前辈!那边的郭净天、柴兴还有喻馨,你全都帮我抵挡一下,我来对付这个小鬼……哦,不,是小柳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