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孤身一人,被困在一个隐秘的地下设施之中,且周围尽是些训练有素、全副武装、并试图杀死你的职业杀手时,你的脑子里一般会想些什么?

    是放弃求生认命?还是想尽办法逃脱?是拼个鱼死网破?还是尝试谈判投降?

    反正……杰克这会儿想的是:“今天的早饭被耽误了,一会儿该去吃些什么好呢?”

    在这个念头闪过脑海的一瞬间,他咬紧了牙关,在自己的嘴里制造了一个小小的真空环境,然后利用压力将一根被他嵌在烟身里的牙签推了出去。

    刹时,这根牙签犹如子弹一般破空而过,精准地命中了与杰克只有一桌之隔的古斯汀的右眼。

    牙签刺入眼球的情景就像是扎破一个水潽蛋,突破表面后便有大量液体从中迸流了出来……而这还远远没完,那牙签的冲击力丝毫没有因为穿过一个眼珠子就减慢,它就这么一路直捣黄龙,贯透眼球、直接通过眼窝处的窟窿突入了古斯汀的颅内,撕裂了大脑皮层和脑灰质,损毁了部分神经,并最终从内部突破了头盖骨、钻出了后脑勺。

    于是,在古斯汀本人和房间里那两名杀手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古斯汀这位杀手联盟的老大便突然脸朝下栽倒了下去。

    当然了,尽管那两名杀手并不知道杰克究竟做了什么,但这也不影响他们随后的举动——就在古斯汀扑街倒地的瞬间,两名杀手不约而同伸手拔枪,欲对杰克展开夹击。

    面对这种狭小空间内的短兵相接,杰克却连时停都懒得用,但见他单手撑桌借力,身形凌空一横,以极为迅疾的速度对自己右后方的杀手来了一记双腿飞踹。

    那名杀手的手指刚摸到枪,杰克的脚底板已经贴上来了,结果,他连枪都没握紧,其右臂的骨头就被踹断成了三截。

    “唔——”作为一名老练的杀手,他没有惨叫,只是闷哼了一声,但剧烈的疼痛和骨折却是无法像叫声一样通过忍耐来克服的,在那两秒之间,他终究是丧失了行动能力。

    而这两秒,已足够杰克闪到他身边,夺走他的枪,并钳制住他,当chéng rén肉盾牌来使用了。

    砰砰砰——

    刚好在两秒后,站在屋子另外一角的杀手开枪了。

    既是专业人士,便不会犹豫,也不会后悔……若是因为同伴被挟持就举枪不射,那最后的结果有很大几率是自己和同伴双双被杀。

    杀手不是警察,不用在每次开枪后写事件报告,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要做的唯一“正确”的事,就是不要受人质的影响,立刻开枪,并且……打准一点。

    这名杀手的枪法就很准,至少在这个距离上,他几乎不可能失误;而他开的那几枪,全都是冲着杰克那没有被完全挡住的腿去的。

    可惜,这也都在杰克的意料之中。

    杰克很清楚,能进杀手联盟的杀手,枪法和瞬间判断力必然是过了某条线的;因此对方一不会打头部{和大部分影视作品表现得不同,实际的枪战对峙中,劫持人质者通常都会把自己的头藏得最好,而不是频频从人质的脑袋后面露出来挤眉弄眼、方便别人瞄准},二不会打躯干{那个人质的身形比杰克宽厚、而且西装底下有防弹衣}……他们一定会选择最有效的策略——攻击四肢。

    尽管命中四肢在很多时候未必致命,但只要中了,势必会对目标的行动能力产生较大的影响。

    “头两枪果然是打支撑腿吗……”那电光石火之间,早有预判的杰克瞬时就变换了支撑腿,并以没被瞄准的那条腿作轴,微转身形,导致对方的头两发子弹落了空。

    优先打支撑腿是常识,因为在劫持人质时,劫持者是需要持续对人质施力的,所以其支撑腿无法频繁地移动;再者,腿部中弹时,失血量和失血速度往往比上肢中弹更多更快,还会让人无法正常跑动乃至走动。

    “第三枪是打持枪的右手吧……”杰克的思维速度远远超过了现实世界的子弹速度,“很有自信、枪法也确实很准……这个角度的话,即便我收手躲开了,他的子弹也不至于打穿同伴的颈部血管,最多就是蹭破点皮。”

    而杰克的动作,如果他愿意的话……也是可以超过子弹速度的。

    噗——

    砰——

    一秒后,这场枪战突兀地结束了。

    这一秒间,杰克的左手,侧压了人质的脑袋,这使得使开枪者的第三发子弹恰好击穿了人质的右侧额角;而杰克的右手,则在开枪者因震惊而短暂停滞的刹那,出现在了人质右肋下方的空隙处,放了一枪,爆了开枪者的头。

    虽然这一番博弈描述起来颇为费劲,但实际上全过程不过短短数秒罢了。

    解决了那两名杀手后,杰克从容地撒手,让人质的尸体倒地,然后,他便朝着屋子的另一角走去。

    在路过古斯汀身旁时,杰克在看都没看的状态下,随手就冲着其脑袋补了一枪,还顺脚踩断了对方的脖子,使其整个头颅都和身体分离开了。

    倒不是因为杰克有什么独特的嗜好或者很恨古斯汀,只是由于他以前曾见过脑袋中弹并生还的人,再加上古斯汀又是能力者……仅靠一根穿脑而过的牙签就判断对方死透了不太稳妥,所以杰克出于谨慎上了个“补刀双保险”。

    搞定了古斯汀之后,杰克又拾起了方才那名开了枪的杀手身上的阻击枪和dàn jiā,并从尸体的脚踝处搜到了一把藏在皮鞘里的小刀。

    接着,他便揣着武器,来到了房间的门前。

    此刻,门外的廊上,大量的杀手已聚集过来,且个个儿都已举枪待战;刚才屋里的枪声他们自然都听到了,如果他们发现门打开时、走出来的不是自己人而是杰克,那他们会怎样也是不言自明的。

    “呼……”手持双枪,站在门前的杰克,做了一次深呼吸,就仿佛自己正准备去游泳或跑步似的。

    他并未去数自己获得了多少dàn yào,因为但凡是他认识的枪型,在将枪和dàn jiā拿在手里时,他就已经知道里面有多少发子弹了。

    况且,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他能缴获到的东西还多着呢……

    乓——

    一息过后,杰克一个侧踢就把那整扇门的门板踹飞了出去,随后他就纵身一跃,踏上那门板,像是冲浪一样朝前滑行移动起来。

    与此同时,周围杀手们的子弹也如海浪般汹涌而来。

    此起彼伏的枪声在走廊中回响,盖住了一具具人类的身体倒在地上的响动。

    十秒后,当那门板停止滑行之际,杰克仍是毫发无伤地站在上面,但他身后的那条走廊上,已经躺满了尸体。

    “难怪只能守在外面,枪法不如屋里那个厉害呢……”杰克换弹时,口中还念念有词;他本来以为自己需要用时停才能冲过这段走廊,但开打了才发现没必要。

    念叨完,杰克又转身回走几步,多捡了两把枪塞在腰间,并拿了几个dàn jiā。

    做完这些,他还抬起头,看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监控探头,用清晰的口型冲着镜头来了句:“现在投降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