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尤斯顿车站的附近,有一间地下停车场,因为所处的地段还不错,这里每天的车流量都很大,且终年无休。

    表面看,这个停车场是由附近的一家大商场投资建造、用来方便顾客购物时泊车的,但伦敦那些从事非法买卖的大团伙全都知道,这个地方的实际控制方是“杀手联盟”,而且它还有一个别称——快速通道。

    “快速通道”的主要功能有二,还有一个次要功能。

    次要的我们稍后再表,先说主要的那两个:其一,是让伦敦这里的很多黑色交易能有一个安全交接的“畅行区域”。其二嘛……这里还藏着一条密道,直接连着杀手联盟位于下水道的那个基地,必要时可以作为一条撤退用的后路。

    对于那第一项功能,或者说业务……杀手联盟自然是要收费的——每一笔在“快速通道”完成的非法交易,他们都要从两边各抽成5%,抽成的条件是他们会确保交易安全、公平的完成。

    谁要是想在“快速通道”里玩黑吃黑,那最好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因为当你把那口东西吃下去的时候,这事儿不是你和交易方的问题了,而是你和杀手联盟之间的问题。

    毫无疑问,像这样一个地方,管理它的人员,肯定不能是普通保安。

    当然了,杀手联盟也不可能真的让一群麾下的正牌杀手到这儿来守着停车场;毕竟这是一份长期的、繁琐的工作,在没有“交易”需要监督的时候,这里的管理人员干的事情和真正的保安并无区别;他们每天都要和很多来自各个阶层的普通民众打交道,动不动还会遇到无理取闹的家伙,偶尔还会遭遇划人车的小混混和偷车的蟊贼……这可说是一份非常辛苦和磨人的工作。

    因此,杀手联盟安排在这里的人,全都是他们的“实习人员”,而这,是“快速通道”的次要功能——为组织筛选和培训新成员。

    基本,想成为杀手联盟里的正职杀手,最起码也得在“快速通道”里干过六个月以。

    这段“实习期”也的确是一段很宝贵的经历,善于观察和学习的人,可以在这里磨练心性和演技,学到很多道儿的规矩和那些非法勾当的nèi mù。待他们“转正”时,他们会对各行各业、黑白两道的各种人都有所了解,无论是去模仿这些人还是和他们打交道,都会变得容易起来;而做不下来的人嘛……职业保安你都做不下来还想做职业杀手?你还是去看看杀手电影YY一下好了,真的出任务会死的。

    是日,清晨五点,一辆黑色的雪佛兰驶入了这个停车场,并停到了一个靠墙的位置。

    但是,始终没有人从车下来……

    这样整整过了三个小时,都还没人下车,且这车的玻璃都有涂层,也看不清里面到底乘了几个人、在干什么。

    按理说,像这种异常,在别的停车场也算了,但在“快速通道”里应该有人去注意一下的,可是……并没有。

    很多人都以为,从深夜到凌晨这段时间是安保力量最松懈的时刻,其实不对……长期值夜班的保安,在这段时间内是很清醒的;而偶尔换值夜班的保安,只要扛过了凌晨时分袭来的头一阵倦意之后,紧接着大脑还会兴奋起来。

    事实,夜班保安们最糊涂和大意的时刻,并非在夜间,而是在早晨;这个时间点,通宵过后那阵不算太强但会一直持续到你躺下为止的疲惫感已经浮现,即将交班回家的那种“解脱欲”则会将你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引到“时间”去,人在这时会以一种平常高很多的频率去看表、看钟、看手机……且精神难以集。

    即便是杀手联盟的保安,也不例外。

    从一开始,没人留意过那辆雪佛兰停好后有没有人下来,几分钟一过,那更不会有人去留意了。

    而这些,也全都在“博士”的意料之。

    是的,博士在那辆车,和他同行的还有暗水和影织。

    今晨五点,车停好之后,博士在车后方的空间内开始调试各种电子设备;暗水则变身成一个普通司机的模样,坐在驾驶座儿待命,保护博士的安全;而影织……直接化入了“影”,通过融入墙壁缝隙间的阴影,潜入了杀手联盟的基地。

    大约两小时后,当杰克跟着杀手联盟的接头人来到那个基地时,早已在基地的阴影内待命多时的影织便趁着对方全员的注意力都落到杰克身,悄悄溜进了基地的机房,把事先准备好的一个U盘接在了对方的后台主机。

    这样一来,已在车内调试好了设备的博士便可轻而易举地直接侵入对方的系统了。

    这一切,都和杰克的行动同步进行。因此,从杰克动手击杀古斯汀,直到此时此刻,没有任何影像和求救信号从那个基地里被发出去,杀手联盟在外界的成员们对他们的总部已经沦陷一事一无所知。

    “我回来了。”当杰克在那基地里大杀特杀时,影织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了副驾驶座,并跟车里的另外两人打了声招呼。

    “我出发了。”影织话音未落,暗水接了这么一句,然后整个人化为一滩黑色液体,顺着车门的缝隙流了出去。

    在车后面瞥见这一幕的博士不禁吐槽:“话说你们俩这能力还真是有些相似之处呢。”

    “别拿我跟怪物相提并论。”影织随口应着,并拉下了座位方的储物空间挡板,冲着挡板内侧的镜子,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

    “伊姑娘,你最近好像变得有点在意自己的形象了啊,是因为子临吗?”博士问这话时的语气像个居委会大妈,且脸挂着一种颇有恶意的笑容。

    “虽然我知道你们这些疯狂科学家的脑回路和一般人不一样,但你不觉得你这个问题的因果关系有点莫名其妙吗?”影织依然用很随意的口吻回道。

    “哦?是我误会了吗?”博士接道,“我总觉得自从他帮你和姐姐团聚之后,你们俩的关系变好了啊。”

    “呵……”影织冷笑,“首先,根本不存在‘他帮我’这种说法,那只是我和他之间的一次交易而已,是我以身涉险、吃尽苦头,才换来了这份回报,请你不要说得好像是他在做善事一样……

    “其次,从时间点来看,若是我姐没有和我在那时重逢,那么她很可能会按原计划去蓝盾郡做志愿者,并于3月29日的铁幕之炎丧生,子临自是知道这些的……他这是在卖我人情。

    “其三,人情之外,还暗含着他对我的束缚;我现在和亲人重逢,便有了牵挂、有了弱点……即便子临没有把一些难听的话明说出来,但大家都已是心照不宣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像是顺理成章一般留在了逆十字。

    “最后,回到你最初的那句话,我这么跟你说吧……有时候,女人算是下楼扔个垃圾也会先化个妆,杀人杀到一半也会腾出手来整理一下发型,只有不懂女人的人,才会觉得女人所做的一切……永远都和男人有关,这种想法是我们女人非常讨厌和嫌弃的。”

    她一口气说完这一大段,把博士讲得哑口无言。

    过半天博士才尴尬地接道:“oKoK,我错了,前三点理解了,最后一点我学习了……话说你现在这口风儿跟莉莉娅有点像了啊。”

    “我已经加入‘霸王龙骑士’了你不知道吗?”影织问道。

    “呃……”博士真不知道,也不想趟这浑水,“行吧。”

    其实,博士并没有学习,也没有被说服,因为子临和兰斯的xǐ nǎo能力更强,他俩以前给博士灌输的观点是——当女人跟你说‘不是’的时候,有可能意味着‘是’,而且她说得越有逻辑,你越不能信。

    …………

    话分两头,再说暗水那边。

    因为影织已经接手了博士的护卫工作,暗水便可以展开下一步了。

    潜入杀手联盟的基地对他来说也不难,能化为液体的他进入下水道跟去遛弯儿差不多。

    几分钟后,他走在了那条连接着停车场和秘密基地的撤退暗道,并且,将自己的外观变成了穿着停车场保安zhì fú的模样。

    “嘿!”不多时,暗水的前方出现了四个人,带头喊话的那位,正是先前在公园里和杰克接头的那个假盲人。

    “兄弟!”那家伙看到保安打扮的暗水,顿时喜出望外,“你是收到求救信号才过来的吧?快!快叫增援!把全金狮郡的兄弟都叫来!”

    “你还愣着干嘛啊?基地里的兄弟们都已经被杀sh……”另一名逃亡的杀手本来脱口而出要说“杀神”二字,但话到嘴边他又意识到管敌人叫“神”不妥,便又改口道,“……被那家伙杀光了,只有我们四个逃了出来,你再不赶紧叫人来不及了!”

    暗水没有用语言回应他们,只是花了一秒将他们四个瞬杀并且获取了他们的记忆。

    在那四人倒地之际,追击而来的杰克恰好也到了。

    “暗水?”看到外貌有变的暗水,杰克没有显得很意外,凭对方脚边那四具几乎没有反抗便瞬间同步倒地的尸体,杰克猜到眼前的保安是暗水变的。

    暗水点点头,直接回道:“你还是得从来时的那条路离开,我身后这条路是通往停车场的,那边的监控我们没有接管。”

    “好的。”杰克应了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知道,跟暗水没必要做什么寒暄,更不用说什么“你也小心”之类的话,因为暗水做事并不存在“认真”或“马虎”、“小心”或“大意”这种概念,暗水族处理和应对任何状况时的态度都是一样的,心理破绽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待杰克离去后,暗水一路走进了杀手联盟的地下基地,顺路收集了沿途每一具尸体的记忆;但他并未将任何一名死者“吸收”,非但没吸收,他还从自己那个如无底洞一般的身体内“掏”出了几具尸体来,分散着扔在了几条走廊里,而那些尸体无一例外……都穿着联邦军的zhì fú。

    做完这些,暗水才来到了杰克与古斯汀会谈的那个房间,将身首异处的古斯汀完整地“吞噬”到了自己体内,随后,暗水变化成了古斯汀的模样。

    很显然,他接下来要做一个“长期假冒”的任务了。

    这个任务,其实本来是该由“无面”来完成的,但因为此前子临并未通过天老板的“考验”,没能在脱离心之书的情况下成功找出并征召无面,所以作为万能后备计划的暗水得来填这个空缺。

    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暗水都无法再去参与逆十字的其他行动,因为他必须扮演古斯汀这个角色,来统领杀手联盟。

    五分钟后,暗水来到了基地的总控室内,他通过的摄像头跟车里的博士打了个信号,博士一直在观察基地里的情况,知道暗水已经准备好了,于是解除了对基地的信号封锁。

    “这里是总部,我是首领。”信号一通,暗水坐在一个屏幕前,通过视频通讯的方式,以古斯汀的身份,直接对杀手联盟在世界范围内的所有据点发出了一段信息,“在刚才……联邦的一支精英能力者小队袭击了我们的伦敦总部。由于事发突然,且联邦的那群混蛋准备得非常充分,还事先用技术手段切断了基地对外的信号,所以我们的损失非常惨重……

    “幸好,今天早晨,我正好在基地与一位来自‘逆十字’代表——‘杀神’杰克·安德森先生,两个组织的合作事宜进行洽谈……在他的帮助下,我们击败了入侵者们。

    “遗憾的是,除了我和安德森先生之外的其他兄弟都牺牲了。

    “但无论如何,这次的事件绝不是偶然,既然联邦连我们的总部都敢动,那我们所有的据点便都有危险。

    “大家也都清楚,‘铁幕之炎’后,联邦已经将反抗军收拾得差不多了,看起来……如今他们是要对其他的势力下手了。

    “值此危急存亡之秋,我必须以首领的身份,恳请各位分部的舵主……与我一同放下成见。

    “我们杀手联盟、逆十字、还有其他所有组织……是时候团结在一起,去抗击共同的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