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直播?”罗伯茨**官在听到这个词的时候,除了将其重复一遍然后露出干笑,也不知该做什么别的反应了。§

    但是在座的其他人,并没有笑。

    当地的警察局长没有笑,当地FcPs的分部长也没笑。

    卡门没有笑,而向众人传达这个条件的雷蒙德……自然也不会笑。

    “雷,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数秒后,罗伯茨好像明白了这并不是在开玩笑,当即正色道,“这些年你的确办了不少漂亮的案子,你的定罪率也是破纪录的,但‘全球直播’这种要求……你以为我们是干什么的?联邦海牙法庭能容得了你在这里搞真人秀吗?”

    雷蒙德深呼吸一次,用略有些无奈的语气道:“长官,这不是我提的要求,而是嫌犯提的。”

    “而你居然没有立即回绝他?还跑来跟我们商量?”罗伯茨又加重了语气打断道。

    “他给了我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雷蒙德应道。

    “我现在是在跟你对《教父》的台词吗?”罗伯茨有些不耐烦了,“听着,雷,这种要挟式的交易我们的确可以接,但是得注意得失和分寸;总之,我不管你跟他签了什么,你现在要么就让他换个不那么荒诞的条件,要么就自己去翻书找个条款把你和他之间的协议给废了、然后把人交给FcPs……你自己选。”

    “不行。”不料,雷蒙德还没说话,卡门竟先抢道,“我们不能把他带走。”

    “你说什么?”作为联邦海牙法庭的现任“**官”,罗伯茨是这桌人里少数不用管卡门叫长官的人,他闻言,面露疑色道,“莫莱诺副部长,这又是为什么?”

    卡门回道:“他开出的交易条件是,只要我们答应全球直播,他就会提供给我们真实可靠的、关于逆十字和其他反抗组织的情报。”

    “我不明白,这种事你们难道不能通过审问……”罗伯茨顿了一下,“抱歉,我得换个词儿……‘严刑拷问’就不能问出来吗?”

    “不能。”卡门回答得很快。

    “所以他是什么?那种不存在痛觉的能力者?”罗伯茨又道。

    “他的能力属于机密,恕我不能透露给各位。”卡门应道,“但据我所知他是有痛觉的,事实上他是一个感觉挺敏感的人,但这并不妨碍他能够忍耐……不……应该说是能够享受各种酷刑的过程。”

    “呼……看来你们FcPs和他打过不少交道了啊。”一旁的警察局长适时地吐了个槽。

    卡门没有接这话,因为她也没必要跟这帮人解释兰斯主要是在和她个人打交道。

    “虽然我对嫌犯并不像莫莱诺长官那样了解……”这时,雷蒙德又开口接道,“但我也算亲眼目睹了嫌犯自残右眼的那一幕,我相信莫莱诺长官的话……对我们常人来说难以忍受的痛苦在这个家伙看来根本不叫事儿。”

    “我能不能认为……”罗伯茨扫视了桌边的几人,“刚才我们的谈话,已经明确了联邦首席检察官和FcPs方面的意见。”

    雷蒙德和卡门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望向**官:“是的。”

    “那我就没有意见了,或者说,我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不是吗?”罗伯茨接道,“只是,我还是想提醒你们一下,这可是全球直播……‘全球’!‘直播’!”他特意将那两个词分开来,用重音再分别念了一遍,随后说道,“作为法官,我在庭上可以完全照章办事,无论结果如何,于我而言,都不会有什么名誉上的损失,但你们……尤其是你,莫莱诺副部长,站在联邦政府的角度上,我希望你还是再慎重考虑一下这件事的后果。”

    “我考虑过了,他的情报值得我们冒险。”卡门回道。

    “嘿!先等一下。”警察局长这时又插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他不遵守承诺的情况?比如我们把庭审过程播出去了,但他事后还是连个屁都不放。”

    “他不会这样的。”卡门道,“这不符合游戏规则。”

    “游戏?”警察局长愣了一下,“你觉得这是一场游戏?”

    “我怎么觉得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觉得是。”卡门回道。

    “有没有可能……”下一秒,尼德兰郡当地的FcPs分部长吕特,也提了个意见,“……我们制造一个虚假的直播环境来骗过他;比如,架上几台摄像机和收音设备,找几个摄像师,然后装出是live的样子,但实际上拍摄到的信号都只发射到我们指定的地方,并不对外播出。”

    “对啊!”警察局长一听就拍案叫绝,“好主意啊!反正嫌犯全程都在我们的收押之下,只要我们不让他在外面的同伙联络到他,庭审过程有没有被直播出去,他本人根本无法验证。”

    “噗……”那两位话音刚落,卡门就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她这一笑,让另外四人都感到莫名其妙。

    “抱歉,刚才有点走神了,想到了别的事情。”两秒后,卡门赶紧收起笑容,并站起身来,“关于吕特分部长的提议,我觉得……”她好像又强压了一下笑意,再道,“……你们可以试试,我还有事,先失陪了。”

    说罢,她便扬长而去,留下那几个大男人面面相觑,耸肩无语。

    …………

    5月3日,海牙市某医院。

    前天下午,兰斯就住进了这间医院,在经过了初步的抢救、办了一系列手续后,昨天的凌晨到傍晚,他接受了一场视神经修复手术,并被植入了一个义眼。

    前文说过,这个年代是很少有瞎子的,可兰斯目前的情况就属于极少数会瞎的极端例子之一;由于他在插爆自己眼睛的时候恶意地损毁了自己的视神经,即使经过手术修复,他的右眼也无法再获得视力了,只能先装个仿生材料做的假眼球进去保护一下伤口。

    如果他以后还想用右眼视物,可以去做另一种更加复杂和昂贵的手术——用一个可以直接与神经系统连接的电子义眼来替换现在这个假眼珠子,不过眼下联邦政府自然不可能掏钱来给他提供这种医保都不保的高端医疗服务。

    嘭——

    上午十点,雷蒙德拿着公文包,推门走进了兰斯的房间。

    医院的病房通常都是不使用电子门的,因为可能会耽搁进出的速度,而这些病房的门,基本上也都没有锁。

    兰斯的病房位于走廊末端,因为他的特殊性,现在整条走廊里都站了看守,仿佛在给路过的人列队欢迎一般,要进他的病房得过足足三道关卡,接受两种不同型号的电子扫描仪的检查。

    无论如何吧,钢笔这种东西,雷蒙德肯定是不能再往里带了……

    “他们答应了。”一进屋,雷蒙德就迫不及待地切入了正题。

    但兰斯的却是摊开那双被锁在床栏杆上的手,歪头言道:“喔~喔~你怎么不敲门呢?万一我正在打……呃……拉屎呢?”

    “行了,别再拿你那早已不存在的**权来说笑了。”雷蒙德道,“今天下午你就会被转到监狱里去,他们会给你安排一个单间儿,到时候你一个人在里面想干什么都行。”

    “是吗。”兰斯道,“那我能不能提点要求?”

    雷蒙德根本不想接这个话题,他直接道:“说起‘要求’,我刚才想告诉你的就是……”

    “我知道,他们答应了全球直播的条件嘛,你一进来我就知道了。”兰斯却不想跟他谈那事儿,而是继续说道,“我现在要提的是别的要求。”

    雷蒙德看了兰斯两秒,把手上的公文包扔到了一旁的一张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兰斯先生,你要明白,谈交易,是需要筹码的。”

    “我给你一个女高中生怎么样。”兰斯笑道,“你不是喜欢年轻的吗。”他说这后半句时,露出了一个十分猥琐的表情。

    雷蒙德转头看了看门外,上前两步、压低了声音,一脸严肃地对兰斯道:“听着,我可能是和几个惹上过麻烦的女孩儿有过一些纠葛,但她们全都满二十周岁了oK?”

    “你误会了,雷。”兰斯接道,“我指的高中生,是半年前……准确地说,2218年11月25日那天,从龙郡临沂的网戒中心里逃走并失踪的那批青少年……之一。”

    这句话,让雷蒙德整个人都一个激灵。

    当时的这个事件还是颇为有名的,许多跨洲的媒体都有报导过,网上也有很多消息传出;不过因为随后的半年里发生了诸多战争级别的大事件,让公众们的视线很快就从这事儿上转移了。

    “那些孩子还活着?”经过了数秒的快速思索后,雷蒙德回过神来问道。

    “我可以提条件了吗?”兰斯则用问题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你要什么?”这房间里没有别人,雷蒙德也不拐弯抹角了。

    “冷吃兔。”兰斯不假思索地应道。

    雷蒙德没听懂,所以没接话,只是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明天中午,我要在自己的牢房里,吃白米饭,配冷吃兔,再来一杯凉茶,满足我的话,我就会给你们一个从网戒中心逃走的孩子的位置。”兰斯接道,“哦对了,饭菜都要做得考究一些,味道不好……我会翻脸的哦。”

    雷蒙德深呼吸了一次,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姑且问一句,你所谓的‘翻脸’是指……”

    “L、i、K、o。”兰斯一字一顿地回道。

    “那又是什么意思?”雷蒙德问道。

    “呵呵……”兰斯笑了,“等我真翻脸了,你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