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兰斯的公开审判,被定在了五月的最后一天。

    因为兰斯给出的交易条件实在是非常诱人,最终联邦方面还是同意了他的要求——全球直播。

    这次,就不再是假直播了,而是货真价实地面向多个媒体平台,对全世界所有的地区公开播放。

    当然了,联邦那边,也是知道怎么钻空子的;兰斯提出的交易只是“全球直播”这四个字,其他的具体细节他可是只字未提,这就意味着联邦方面在操办此事时有着很大的操作空间。

    首先,要播放,并不代表要宣传;FcPs可不会在庭审之前先为这事儿宣传几个礼拜、打各种广告、甚至放个预告片啥的……恰恰相反,他们极尽低调之能事,几乎是一点儿风声都没放出去。也就是说,在开播前,除了一些和此事相关的当事人之外,一般民众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场公开庭审存在——既不知道播出时间,也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收看到。

    其次,只要满足“全球”和“直播”这两个条件,那在什么时间段放、在什么电视频道或网络平台放,都是可以灵活选择的。

    于是,他们把庭审时间定在一个工作日的晚上十一点。

    海牙当地时间的晚上十一点,大约就是全球人口相对最为密集的亚洲地区的清晨五点、和北美地区的下午五点,这个时段,有些人还没起床,有些人还没下班,有些人在边吃晚饭边看新闻,还有些家庭的电视刚好被小孩霸占了观看晚餐档的动画片……

    至于播出的频道嘛,就精挑细选出各地区在此时段收视人数最少的地方电视台,以“插播法制类节目”的名头临时替换掉原有的节目进行放送。

    就以尼德兰郡为例:比如说,在海牙这个地方,一名普通的电视用户通常可以收到上百个电视台,其中有二十个是覆盖全球的,那这二十个就先排除掉;然后剩下的八十个里,有四十个是覆盖好几个洲的,那这四十个也排除掉;以此类推,把那些覆盖全欧洲的、或多个郡的也逐一剔除,最后剩下一些只覆盖尼德兰一郡乃至只覆盖海牙这一个地方的电视台,然后从中挑一个晚上十一点收视率最低的频道出来,海牙的直播……就由这个台负责了。

    其他地区,也如法炮制;其实也不是多难的事,只要把全球所有时段的电视收视数据汇总起来,再换算一下时差,很快就能完成筛选。

    综上所述,说是“覆盖全球”,其实并不是在某个全球都能收得到的大电视台播放,而是在无数个基本没人看的小电视台分别播出。但理论上来说,的确是全球每个地区都能收看到……只要你能在完全不知道有这个节目的前提下恰好扫到某个平时从来不看的冷门电视台、并在看到乏味的法制类节目标题后坚持不转台……你就有机会知道这节目到底在放什么了。

    而网络直播这块,空子就更好钻了,因为“互联网”上的东西,除了暗网那种需要一定技术和知识才能进的地方,绝大多数公开不设限的网站和内容,本来就是覆盖全球的,问题只是……直播发生的时候有没有人看到而已。

    如果兰斯这场审判是在全球最大的视频网站上直播的,那即使网站方面不做任何推广,甚至限制其热度,故意不让这内容上首页,也一样会有很多人看到——这是用户基数决定的。

    但如果……这场审判是在一个开庭前一周刚刚注册的、网址又长又乱不靠复制黏贴根本记不住的不知名网站上直播,又会有多少人看到呢?

    恐怕,答案有很大的几率是零。

    但理论上……请注意是理论上,全球任何一个地方的人,只要是能上网的,都可以搜到并进入这个网站,免费观看这场直播;至于前提嘛,自然就是“能在完全不知道有这场公开庭审、也不知道会在几点播出的情况下,输入一个你从来没听过的网站的复杂冗长的网址”。

    …………

    引擎声逐渐变弱,直至熄火。

    5月31日,晚,十点四十分。

    “联邦海牙法庭”,“某候审室”。

    “你这张脸,真的是无论看几次都让人火大呢。”此时,卡门正坐在兰斯的对面,用一种仿佛要看穿对方灵魂般的眼神盯着兰斯。

    “呵……看到我这胜券在握的表情,有点不安对吧?”兰斯则是老样子,对卡门笑脸相迎。

    “胜券在握?”卡门将这四个字重复了一遍,顺手撩了一下自己的刘海,接道,“你的自信从何而来?”

    “我有信心的理由和你是一样的……”兰斯回道,“……因为我有一帮值得信赖的同伙啊。”

    卡门明白对方这话的弦外之音——凭兰斯的智谋自然能推测到,真正为这场全球直播的公开审判开绿灯的,不是dà fǎ官、也不是联邦司法部,而是“茶宴”。

    像这么大的事情,在考虑时间非常充裕的前提下,即使是卡门也不会独断独绝的;她会向上汇报,然后和茶宴的人讨论商议后,再由“龙井”做出最终的决定。

    “哦?在知道了这场审判背后由茶宴监督后,你依然有信心可以在直播中作妖么?”卡门道。

    兰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煞费苦心地在不违反‘全球直播’这四个字的条件下最大限度地限制了观众的数量,仅看这次审判的时间安排,我就能猜到你们全盘的做法……”

    呼——呼——

    他话音落时,候审室一侧的天窗上,两道车灯晃过,随即就有两阵车辆快速驶过的噪音传了进来,稍稍中断了他俩的对话。

    “那又如何?”几秒后,待窗外的车声远去,卡门才说道,“这并没有违反交易的要求,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没有交代细节。”说着,她又撩了一下自己的刘海。

    兰斯又道:“我也知道,你们已经不再信任雷蒙德。这些天来,你们对他的监视从未中断过,而且他写的开场陈述稿也已被你们多次‘审核’过了。”

    卡门露出一个不置可否的神情,说道:“我可以直言不讳地告诉你,不止是‘开场陈述’,今天,他只要在任何一个环节中突然开始说一些与他立场不符的话,我就立刻掏qiāng把他毙了。”

    兰斯歪头道:“哼……真不愧是茶宴的‘祁红’大人,不但能带qiāng上法庭,还能在全球直播的庭审中开qiāng杀人噢。”

    卡门不为所动,语气坚定地应道:“你放心,我开qiāng前直播画面就会以‘信号故障’为由中断的,不会有平民看到什么血腥场面,至于雷蒙德的死,事后我们会以‘反抗组织成员冲入法庭进行自杀式攻击,首席检察官不幸遇害英勇牺牲’为‘真相’进行新闻宣传的。”

    兰斯轻笑:“想得挺周到嘛。”

    卡门道:“我今天在这里,就是为了监督这场庭审按照‘正常的流程’走完,一旦发生任何可能超出我们承担限度的状况,我有权自行裁度处置的方式,并先斩后奏。无论是中止和你的交易,还是就地处决一些头衔听起来很唬人的联邦官员,都不是问题。”

    “这倒有趣……”兰斯舔了舔嘴唇,“既然茶宴都做到这个地步了,那为什么不干脆就拒绝这次交易,直接找个借口把雷蒙德也处理掉,顺手撕毁我签署的那些法律文件,然后对我‘来硬的’呢?”

    “因为我说服了他们。”卡门撩了下刘海,回道,“我告诉他们,严刑逼供对你毫无意义,事实上,你只要‘自杀’就可以简单地脱身了。

    “你的被捕,毫无疑问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阴谋,你提出的交易一定是布局的一部分,你必然会试图在审判中做些什么……

    “所以,这件事说白了就是一场公开的博弈,是你我之间的又一场游戏,如果你能在庭审中做成你想做的那件事,那就是我输了;而如果我能阻止你做成那件事,并且让庭审流程顺利走完,那就是你输了。”

    兰斯点点头,又道:“光是这些,说服不了他们吧?”

    卡门也点点头:“是啊,所以我还为你做了担保。”

    兰斯顺着她的话往下说:“你是不是向他们担保,如果我输了,我一定会按照交易内容,把之前承诺的那些情报和盘托出?”

    “是的。”卡门回道。

    “呵……”兰斯笑了,“你就这么相信我?”

    “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我之间关乎游戏胜负的承诺,我无条件相信。”卡门不假思索地回道。

    “那如果我耍赖呢?”兰斯说到这儿,顿了顿,再道,“如果我输了游戏后,不遵守约定呢?”

    呼——

    窗外,又有一辆车呼啸而过,远光灯的光通过天窗的玻璃折射在了卡门的脸上。

    “呵……”卡门在那一闪而过的光影下,露出了一个病态、可怖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那我反过来问你,假设有这么一个人,她自出生以来唯一的乐趣、或者说唯一能够激起她斗争心并让她觉得有趣的活动……就是她自己发明的一种对局游戏。

    “但是这世界上除了她以外只有一个人会玩这种游戏,且只有这个人能和她玩得一样好。

    “然而,某天,她的这个对手在输了以后居然开始耍赖,拒绝付出失败的代价,从而让这个游戏失去了意义。

    “这个时候,你说这个人会怎样?”

    兰斯想了想,回道:“我想,这个人会立即变成一个‘混乱中立’阵营的拥趸,不顾社会的限制或道德劝说,用自己的能力肆意玩弄并践踏这世间的一切秩序,尤其是对那个曾经的对手,她会无所不用其极地破坏对方珍视之物,直到将对方逼至崩溃……并将上述这些行为视为自己新的乐趣。”

    待他说完这句,卡门又恢复了平常的表情,刚才那恐怖的笑容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只见她撩了下刘海,悠然接道:“你很懂嘛。”

    兰斯耸肩:“尽管那样的你也同样很迷人,但我觉得你还是维持现状更可爱些,所以……今天,我还是让你输了吧。”

    “输?”卡门疑道,“怎么输?”她往前凑了凑,瞪着兰斯,“我刚才应该已经解释过了,今天只有两种结果,第一就是你输,第二就是我中止直播、我们一起输,没有第三种可能。”

    “真没有吗?”兰斯问道。

    “有我在,绝,对,没,有。”卡门言之凿凿地回道。

    “你真的‘在’吗?”兰斯的这个问题,让卡门的心中猛然一惊。

    “你什么意思?”卡门说着,又想伸手去撩自己的刘海。

    “你今天为什么老是在撩刘海?”兰斯却好似答非所问。

    “我……”卡门这会儿也意识到了这一异常,她若有所思地念道,“因为我这半边脸……”

    “你是不是总觉得那边脸有点痒,所以本能地就去撩头发?”兰斯接过话头道。

    卡门闻言,微蹙秀眉:“你怎么知道?”

    兰斯又没回答她,而是接着问道:“现在几点了?”

    卡门扫了眼墙上的钟:“十点五十三分,距离你出庭还有……”

    “你确定吗?”兰斯打断道。

    “我……”

    还没等她说出第二个字,兰斯又抢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一瞬,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在卡门心中急速升腾,因为……她想不起来。

    …………

    6月1日,凌晨三点。

    海牙市,某条马路旁。

    一辆汽车静静的停在那儿,车里有三个人。

    驾驶座上的男人,名叫车戊辰,这会儿他貌似在闭目养神;车的后座上,还有一男一女,两人都在熟睡中。

    由于卡门在睡着时,头无意识地往侧面倒去,靠在了兰斯的肩上,所以她有半边脸一直都被刘海压着,呼吸时气息吹到刘海,会让她产生些许痒痒的感觉。

    当然,这种程度的不适,是不会让她醒的;在“白日梦”中的人,很难自行醒来,即使附近有很大的噪音,比如有车辆从他们这辆车旁边高速驶过,一样没用。

    好在,这条路半夜里车也不多,从昨晚十点四十到现在,总共也就过去三辆……

    …………

    “你现在是不是忽然觉得有点奇怪,候审室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连个看着我的法警都没有?”梦境中,兰斯继续问道。

    “你到底做了什么?这是哪儿?我怎么来的?”卡门已推测出此刻自己的大脑受到了某种精神系能力的干预,故而直接问道。

    “别着急,听我慢慢说,说完你就明白了。”兰斯娓娓言道,“昨晚十点,你亲自来到监狱门口,上了那辆负责载我去法庭的押运车,但上车后没多久,你就‘消失’了。”

    “怎么个消失法?”卡门又问道。

    “就是变成了‘无’的状态……”兰斯道,“在那种状态下,就算你站在别人面前,大声喊叫,别人明明也看得见或听得见你,可就是会无视你。”

    “是莉莉娅吗……”卡门念道。

    兰斯并没有对卡门报出这个名字感到惊讶,以茶宴的情报能力,在九狱事件后调查出莉莉娅的身份和异能不是什么难事。

    “是的。”兰斯接道,“按照计划,她是和你一起上车的,当然了,押运车上没有任何人能察觉到她的存在;十点十五分左右,今天早些时候莉莉娅当着你的面放进你晚餐里的特制延迟ān mián yào开始生效;几分钟后,你还没来得及察觉到自己犯困就睡着了,同时,你的存在也被莉莉娅抹除……接着,她只要等到押运车抵达法庭后,光明正大地把你扛走就是。”

    卡门听到这儿,已稍稍恢复了平静,其心中大体已接受了自己已沦为阶下囚的事实,故而语气也变得有些释然了:“然后我就被带到了这儿?”

    兰斯接道:“莉莉娅把你带到了一辆车上,随后就离开了;那辆车上呢……有两个人,一个是车探员,另一个就是我。”

    听到“车探员”这三个字时,卡门立即明白了自己此刻是身在“白日梦”中,毕竟车戊辰以前是她的下线之一,其能力她还是清楚的。

    “等等,你不是被押运到法庭去了吗?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车上?”卡门紧接着问道。

    “呵……一周前我就已经不在监狱里了。”兰斯伸了个懒腰,停顿了几秒再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给你们三天时间去考虑’?”

    “那三天里,你利用雷蒙德把我耍得团团转,趁我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时,从监狱里逃了出来……”卡门几乎是瞬间就跟上了对方的思路。

    “没错。”兰斯道,“让他传话之余请假三天,并诱导他隐瞒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这番举动背后的含义,主要就是为了应付你,也只有你这个过分聪明的人会上钩……”

    “那你逃狱之后,待在监狱里的那个‘兰斯’又是……”卡门又问道。

    “是个叫‘隋变’的家伙,你们茶宴应该有他的资料吧,毕竟他是珷尊的人,又是世界上仅有的几名易容能力者之一。”兰斯回道。

    卡门想了一秒:“我知道他,但他为什么会给你们逆十字效力?”

    “被修改记忆了呗。”兰斯给出了一个情理之中的答案。

    “让我猜猜……”卡门道,“他变形成那个每天来给你换药的护士,趁换药的时候把你替换了出去?”

    “没错。”兰斯道,“不过我可不能像他一样变出胸前那两坨肉和一头长发来,所以在穿上全套女式内衣加护士装、戴上口罩之余,我还需要用到他藏在药箱里的硅胶垫子和假发……

    “好在白人女性的骨架比较大,而我也比较瘦,再加上过去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观察这名护士的走路姿势和一些动作习惯,冒充她并不算难。

    “如果你们给我多安排几个护士轮班换药,或者找一个身材特别娇小的来,也许我的逃跑计划还得微调一下,但实际情形还是蛮顺利的,有惊无险。”

    “所以,之前被我发现机械义眼,也是你计划好的……”卡门沉吟道,“就为了能每天换药。”

    “那是当然,难不成还能是为了每天都能视奸护士小姐姐吗?”兰斯说到这儿,忽地想到了什么,“对了……话都说到这儿了,有个问题我想问你一声,你平时都是怎么去腿毛的?我那天为了穿丝袜不露馅儿,让隋变把除毛的蜡和胶带也带了点进来,结果差点儿遭重了……你们女人平时都要忍受这种比自戳双目还疼的破事儿的吗?”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卡门面无表情地应道。

    “好吧……”兰斯摊了摊手,“那之后的事情,你大致也应该猜到了,梦中的时间是不准确的,可以是一念一年,也可以是一年一念……因此,当我俩在这儿做着‘白日梦’的时候,法庭那边的审理早就已经结束了,也就是说……这回又是你输了。”

    “你这个‘又’字用得还真是刺耳呢。”卡门冷冷道。

    “你不喜欢我刺你的耳,我可以刺你别的地方哦。”正事儿聊得差不多了,兰斯的黄腔也就来了。

    “哼……”卡门没理他的污言秽语,而是冷笑道,“但在这里和我周旋的你,又如何能确定那边的事情会按照你所期望的那样进展呢?难道你认为今晚就只有我一个人在监督着这场审判吗?

    “即使现场现在没有人会开qiāng杀人了,但能够掐断直播信号的人,除了我之外,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绝不会让你们的人在直播中为所欲为的。

    “再退一步讲,就算你们真的把想传达的信息在直播中说了,全世界范围内能收看到这场直播的人也只是极少数而已……事件的影响完全在联邦的舆论控制能力之内。”

    吱——

    卡门话音未落,候审室的门被打开了。

    车戊辰,走了进来。

    “抱歉打断了二位玩《两小无爱》「一部2003年的法国电影」……”车探员也是槽点精准,且不接受反驳,“莫莱诺长官,你的这个问题,兰斯的确还不知道,但我可以回答你……”

    。九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