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1日,晚,11点整。

    联邦最具公信力的五家世界级电视台,突然掐断了他们正在播出的节目,开始插播一则“法制节目”;全球最大的视频网站首页上,也出现了一个直播间,开始播放相同的内容。

    尽管联邦方面在发现了这一紧急状况后立刻想了很多办法去阻止直播继续进行,但直到他们成功之前,该节目已经播放了二十多分钟。这二十分钟里,其全球范围内的收视人数,据事后统计,至少已在十五亿以上——比看世界杯决赛的人还多。

    在这场直播的最初的两分钟,首先进入观众们视线的,是一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白人男子;他穿着西装,将发型打理得油光锃亮,拿着麦克风,站在镜头前,自称是一名“祭者”。

    虽然长了张白种人的脸,但这人说得却是一口非常地道的汉语,反倒是他偶尔提到的几个英文单词,念得不太标准。

    而当他宣称要为大家播放一场公开审判,并曝光“本世纪最大最恶的联邦阴谋”时,收视率开始攀升……

    与此同时,海牙市,在法庭外驻守的,来自FcPs、联邦军、海牙当地警署等各部门的大量武装人员突然发现,自己找不到“法庭”了。

    或者说,在他们的脑海中,“联邦海牙法庭”这栋建筑物是什么、在哪儿、该怎么进去等等,这些概念忽然都消失了。

    而身在法庭内的那些人,对这些情况则浑然不知,潜伏在人群中的探员们通过通讯器对外确认情况时,得到的反馈一律都是:“审判继续,不要轻举妄动。”

    就这样,十一点零五分,庭审的相关人员皆已完成了入场。

    因为要直播,开庭前的步骤一切从简,也没有挑选陪审团的步骤,反正那十二个托儿几天前就已经确定下来了。

    不多时,联邦首席检察官雷蒙德·福克斯,站到了聚光灯下。

    dà fǎ官罗伯茨按照“预定的剧本”,让雷蒙德宣读案件陈述,雷蒙德也和事先排练好的一样,摊开了那份早已被多方确认了很多次的稿子。

    “被告,詹姆斯·兰斯,因犯有……”

    但他只念了一个开头,就停住了。

    这一刻,罗伯茨看着他,庭上的探员们看着他,伪装成兰斯的隋变看着他,全球十几亿的观众,也都看着他……

    终于,在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他接着说了下去,但此时,他已把手中的纸捏成一团、扔到了一边。

    “……因反对联邦的暴虐统治、质疑联邦的司法公正……”

    雷蒙德刚起了个头,罗伯茨就感到了不妙,他本想敲法槌打断对方,但他藏在耳朵里的通讯器却在此时传来了“让他继续”的指令;于是,罗伯茨犹豫着,又把法槌放下了。

    “……被告被送到了这里。”另一边,雷蒙德的陈述还在继续,“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尽管被告受到了各种不合乎规定的关押和nuè dài,他还是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的遭遇,并和我做了非常多的沟通。

    “我,雷蒙德·福克斯,在成为一名检察官、一名律师前,在踏入这个司法殿堂前,曾在正义女神像前宣下誓言。

    “我将牢记法律执业者的职业意义在谋生意义之上。

    “我将把时间和精力贡献给公众、为各阶层的民众提供平等的专业服务。

    “我将同法制体系中的其他参与者一同促进联邦法制体系更加完善和高效。

    “我将在作出影响委托人的决定时确保他们的知悉、并尊重他们的意愿和选择权。

    “我将谦恭对待在工作过程中所接触到的所有人。

    “我将尊崇规范本人权限的职业行为可适规则或守则的精神、意向和要求,并带动其他人同样尊崇。

    “我,会忠于法律、忠于人民,维护法律的尊严,制度的廉洁,和社会的公平正义……

    “因此,今天我在这里,拒绝去念一份被审查和安排好的虚假陈述。

    “也拒绝为联邦去控诉这样一名守法公民。”

    他在说谎。

    他人生中说过无数谎言,但从未有一次,能让他感到如此兴奋和满足。

    他言至此处,停顿片刻,在肃然、静谧的法庭上,默默抬头,仰望着头顶那精雕细琢、高高在上的天花板。

    那片曾遥不可及的天空,如今似已近在咫尺,只因这整个腐烂的司法殿堂,已在他的头顶崩塌。

    而他,将会成为一名新制度下的裁决者。

    他,将成为新的“判官”。

    片刻后,雷蒙德转头看向了法庭的入口,再度开口说道:“今天应该走上被告席的,另有其人,但他……他们,那些凶手和懦夫,并没有来。

    “这个被告席,也站不下那么多人。

    “不过,一名关键的证人,今天还是勇敢地来到了这里,他将在庭上,揭露他们的罪行。”

    几乎在他说完最后那个字的当口,法庭的门被应声推开。

    接着,前铁血联盟副司令帕维尔·扎伊采夫,即联邦卧底特工马豪斯·普拉托,穿着他的联邦军装,走了进来……

    。九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