珷尊姓姬,单名一个珷字。

    他的出身来历其实也并没有多复杂,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前帝国皇室的后裔。

    姬珷能成为如今的“珷尊”,虽然并不能说是巧合,但偶然成分的确也是有的。

    一百多年前,帝国建立在太平洋上空的浮岛“天都”被“创世纪”所毁灭,当时居住于天都的皇族和贵族在那天也随着浮岛一起灰飞烟灭。而剩下的那些散布于全球范围内的权贵们,在联邦建立后,绝大多数也都被治罪了。

    不过,其中难免会有漏网之鱼……

    比如姬珷的祖母,就是当年帝国大皇子的诸多qíng fù之一,请注意,只是“qíng fù”,连“妃子”都不是。

    因为当时的帝国皇室是很讲究门第出身的,平民家的女孩儿再怎么出色也很难在皇室中得到名分;那些作为皇室成员qíng fù的女人,在年轻时的确可以过着很优渥的生活,但当她们年老色衰失宠后,通常就是“拿笔钱滚蛋”的下场。

    姬珷的祖母很倒霉,她还没等到自己失宠呢,帝国便倒台了。所幸她并没有名分,也没有做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所以她趁着有人注意到自己之前,赶紧带上了孩子和细软,从皇子为她准备的豪宅里逃了出去。

    那一年,姬珷的父亲才一岁,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姬珷的祖母也并没有让孩子去姓“维特斯托克”既不敢,也不能。

    不敢的原因自不必说,在那个年头你敢用这个姓氏,就算联邦不来搞你,很多被皇族和贵族迫害过的人也会来灭你满门。

    而不能的原因,其实也是当初帝国定下的规矩:没有名分的女人生的孩子并不被皇室所承认,不管他们在血缘上是否和皇室有关。

    仅从这一条……大家应该也能看出当年的帝国到了末期时有多混蛋。当然了,放到逆十字的标准里,也没什么差别,因为逆十字的视角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罪”。

    长话短说,转眼几十年过去,姬珷出生了。

    姬珷的父母都是生长在联邦建立之初那大好年代中的普通人,在那几十年里,平民阶层的日子可以说很不错,也没有什么特别尖锐的社会矛盾,所以的姬珷的童年还算幸福。

    姬珷人生的转折点,是在他十二岁那年。那年,一场车祸夺走了他父母的性命,也让他在医院里躺了半年之久。他的祖母本来就患有阿尔茨海默病,在儿子和儿媳死后精神受了很大打击,变得越发神志不清。

    就是在那种情况下,老人将姬珷祖上是皇室的事告诉了孙子;原本姬珷也是不信的,但一年后,他的祖母也去世了,姬珷在整理老人的遗物时发现了祖母当年和皇子的合影、还有两人交换的礼物和一些虽然简短但字迹清晰的书信。

    同样是在那年,也许是青春期的到来,也可能是事故的刺激,姬珷觉醒了一种极为强大的异能。

    就是从那时起,他认定,自己注定将是一个成就大事的人……御棺

    …………

    姬珷的异能成长得很快,十六岁那年,当他离开待了三年的儿童福利机构时,已然是一名强级能力者了。

    而他踏上社会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到了当年在事故中导致自己父母死亡的那名酒驾司机,并在对方身上第一次品尝到了杀人的滋味。

    那天,站在新鲜的尸体前,姬珷再一次确认了,自己的确是与众不同的。

    他没有一般人的同情心、同理心,也没有羞愧感和道德压力,除了自己的至亲之外,他对其他任何人的生死和感受都毫不在乎。

    后来,他又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混入了充斥着能力者的灰色地带,并成功与一个“保皇派组织”搭上了线;顾名思义,那是一个拥护前帝国皇权的反抗组织,成员基本全都是前朝遗老及他们的后代子孙,当然了,其中也不乏和姬珷类似的“皇室后裔”。

    这些人不甘心活在联邦治下,他们怀念着当年作威作福的日子,怀念着那一出生就可以践踏在千万人头上的天赋特权。

    然而,这些在帝国末期连居住到天都的资格都没有的家伙、以及他们的后裔,能有什么能耐,也是可想而知的……

    因此,尽管他们已经在暗处活动了几十年,却是一件大事都没做成;他们永远都在“筹措资金”,但每次弄到的钱很快就被他们花在了几个头领的私人事务或一些门面工程上。

    而他们那种“贱民就该为我们服务”的纲领,也让他们的组织自带排外性,无法扩张。

    久而久之,这群人与其说是个反抗组织,不如说更像是一群令人作呕的血统主义者组成的犯罪团伙,他们的那个目标……他们自己都已经不太相信了。

    姬珷也不认同他们的理念,且很清楚这帮废物根本成不了事,但是他知道,这些人可以利用。

    …………

    五年,姬珷只花了五年,就夺取了组织的控制权。

    但彻底清洗那群废物,又花了他整整九年时间;终于,在姬珷三十岁那年,他掌握了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组织。

    “珷尊”,也在那一年诞生了。

    作为一名强大的能力者,姬珷有着比一般人更长的寿命,他的容貌从三十岁后就一直没有太大变化了,其智慧和实力也随着岁月的沉淀变得愈发深厚。

    在他的运作下,“珷尊”这股势力很快就渗透到了联邦的方方面面,就连“茶宴”都没能察觉到他的行动,而当他们有所察觉时,也已经晚了……

    姬珷的很多做法,其实和天一有相似之处;他从没有想过要走到台前,成为“帝王”或是“联邦总统”这种存在,因为他比谁都明白王权没有永恒。十绝山

    他只想做一个躲在幕后的人,一边维持这世间各股力量间的“平衡”,一边将世界改造成他理想中的样子。

    他认为帝王将相的头衔并不能代表什么,只有他的做法……才算是掌握了“真正的权力”。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二十三世纪。

    这一天,何怀,将“天选岛计划”的第三名合格者带到了姬珷的面前。

    其实姬珷最初对这个计划也并不是很上心,比起“合格者”来,他对何怀的基因实验更有兴趣,所以他才提供了大量的资源去让何怀随便玩。

    但自从“第二名合格者”德蕾雅出现后,姬珷的想法也变了,如果何怀每年都能制造出一个那种级别的能力者来给自己当手下,这自然也是一件好事。

    …………

    “大人,燕无伤带到了。”何怀在姬珷面前,身段总是放得很低。

    “哦……已经一年了啊。”而姬珷,则像个老人一般,坐在一张沙发椅上,戴着老花镜,翻看着一本纸质书。

    他接待燕无伤的这个房间,只是一个很小的书房,装修看起来非常温馨,他本人也丝毫没有流露出什么帝王般的霸气,反而显得平易近人;若你不说他是“珷尊”,任谁也不会觉得这个看起来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和上世纪中叶比,他的外貌又老了一些〕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瞧瞧……”两秒后,姬珷不紧不慢地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镜儿,抬眼看了看站在何怀侧后方的燕无伤。

    当然,这个时候的燕无伤,已经受到了阿秀那“认知修正”能力的影响,虽然他在一分钟前还连珷尊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但在他的认知中,却已认定自己是珷尊的部下了。

    “嗯,不错。”也不知姬珷从燕无伤的身上看到了什么,来了这么句评价,“单论战力在我这儿已经能排进前四了。”

    “需要属下去做什么,您尽管吩咐。”燕无伤也没有太多废话,他现在的想法就是迫切地要为珷尊办事。

    “那就先做个简单的小任务,让你适应一下组织的氛围好了。”姬珷说着,把手上的书也合上、摆到了旁边的小桌上,“我想想……嗯……这样吧,最近樱之府那边的动向有点让人在意,不如就让阿秀带着你,去把那边总督杀掉吧。”

    “总督?”燕无伤疑惑了一下,问道,“您是说联邦郡首?”

    “现在那里已经没有郡首了哦。”姬珷接道,“哦对了……你已经一年多没有和外界接触过了,这也难怪……”他顿了顿,紧接着就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了一件让燕无伤十分震惊的事,“由于最近一年里发生了一些状况,眼下联邦政府手里的地盘……只剩下半个欧洲了;如今,在这个星球上最庞大的势力,早已不是联邦,而是一个被称为‘第六帝国’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