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与白构成的空间中,对峙仍在继续。

    对于子临的话,众人并不尽信,但也不是完全不信,因为他们暂时也看不出为什么子临要在这件事上撒谎。

    “当然了,关于你们几位能力的细节,我们日后再讨论也行。”子临也明白,今天的事,光靠说,恐怕是搞不定的,“眼下,既然都来到这里了,我势必是得跟你们过个几招的。”

    “你能理解,那很好。”庞浩业接道。

    “不过。”但下一秒,子临就话锋一转,“我得事先申明,我只是和你们玩玩儿而已;我不介意你们全力以赴地攻过来,但我是不会跟你们认真的……

    “我只希望,在战斗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即当你们意识到‘我可以单qiāng匹马杀死你们中的六人’是事实的时候,就停下攻势,好好思考我的提议。

    “而到了那时,仍旧冥顽不灵的人……”说到这儿,他的视线又一次扫过了众人的脸,“……我就会判断为,没有继续留着的必要了。”

    嘭——

    他话音未落,一记bào pò声已轰然而起。

    大部分人都认为,事到如今,志村会应该是第一个出手的,没想到,却是米歇尔率先发难了。

    她那已臻至凶级的“时间bào pò”,在释放的距离和范围上都已有了很高的自由度:距离方面,只要是她目力所及的地方,无论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地平线上都行,而bào zhà范围,从直径一厘米到一公里也都行。

    此刻,米歇尔将bào zhà的范围控制在了直径两米,而bào zhà的中心就是子临的腰部,刚好将其整个人笼罩了进去。

    “哼……说了那么多,结果第一招就没躲开啊。”看着子临被炸到,志村当即冷笑出声,“被金的能力炸到,那就意味着已经死了吧。”

    他的想法倒也没错,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即使是相当高位的能力者,在“时间bào pò”下也是会被一击致命的。

    因为这个能力所引发的类似“bào zhà”的现象,并不是在破坏人体或者说物质,而是在“破坏一定区域内的时间”。

    时间bào pò会停止目标区域里的时间增量,消除物质的运动和能量的传递,并让该区域作为四维空间中的一部分的基本结构崩塌,回归到一种接近于虚无的状态。

    目前来说,实际防下过这招的人并不存在,且由于风险过高,eas也没有对这个能力进行过防御实验;但是理论上来说,eas的研究部门认为,能量操控力接近神级的能力者、可以让自身或周围进入“绝对零度”的能力者、部分时空引导类的能力者、以及神祇体质为“柯罗诺斯”的能力者〔如果存在的话〕,是可以在这招之下生存的。

    另外“秩序破坏”和“未知领域”这两个类型中,因为存在很多高度概念化的、无视物理规则的能力,故而也不排除有能够防下这招的人存在。

    当然了,除了上述这些依靠能力本身的应对方法之外,在面对“时间bào pò”时,其实也有更实际、更简单的策略,比如“让一个或多个体术和米歇尔差不多的能力者保持高速移动和她打近身战”,又比如“从她视线范围外的某个地方对她发动致命的偷袭或大范围的毁灭性打击”等等。

    简而言之,只要你有足够的资源和缜密的思维,大部分看似无敌的能力,其实都有着十分浅显的攻略方法的。

    但此时此地,子临没有做这类准备。

    他……也不需要做什么准备。

    当时爆后产生的模糊效应渐渐消散时,众人看到,在那如同被抹消掉的一个球形范围内,子临正毫发无伤地浮于半空,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们。

    “果然没有这么简单吗……”的确,就连发动攻击的米歇尔本人也不认为能和纳坎沃对上的子临会死在这一击之下;不过,米歇尔活了四十岁,这还真是她第一次看到能在完全笼罩全身的时间bào pò中幸存的人,她多少还是有点惊讶的。

    而子临也没有接她这话,只是轻笑了一声。

    “时间bào pò”在“量子革命”的面前,大致相当于是整个数学体系下的一道公式而已,子临不需要做任何应对,就可以免疫这种攻击的影响;相比之下,还是薛叔的“时间回溯”对子临的影响更大一些。

    下一秒,子临的身影已倏然而动,弹指间已欺近了米歇尔。

    “近身战……”米歇尔见状,倒也不慌,且心中暗道,“很正确的判断,瞬间就想到了用这种方式来封住我的能力……”

    她思索之际,身体也已动了起来,一路向后闪转腾挪,避开子临的拳脚,并开始观察子临在搏斗中的攻击模式。

    “面对近身战,你有两种化解方式。”子临则显得很轻松,出手之余还能用非常平稳的语气开口说话,“其一,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强行发动能力,把自己和对手一块儿炸了,当然这事儿你从来没干过,这会儿也不打算干……”

    此时看来,子临说到做到,他真的只是“玩玩儿而已”,其攻击至少留了五成余力;他只是利用这种战斗方式保持高速移动并在米歇尔身边活动,让其他人不敢贸然靠近。

    “其二,就是用你那经过严格训练和诸多实战演练的——时爆拳法。”子临的话仍在继续,“即以自己的拳头为判定点,在超高速的近身搏斗中,向自己拳锋所指之处快速地发动直径为五厘米左右的微型时间bào pò;这种攻击就不会伤及你自己了,且可以迅速、有效地让对手丧失战斗力,就算是自愈能力者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被时爆拳轰出的损伤。可以说……这种格斗术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你这能力被近身后不便发动的弱点。”

    “够了!”两秒后,米歇尔突然轻喝一声,虚晃一招,随即退出了战圈。

    子临也没有追上去,只是耸了耸肩,呼了口气。

    “你们继续吧,我已经输了。”而米歇尔接下来的这句话,就是冲着其他护卫官讲的了。

    “什么意思?”志村看向她,疑道,“你连皮都没擦破呢,就弃战了?”

    “金长官的判断没错。”这时,七人中最年轻的希文抢在米歇尔回应前接过了话头,“无论是刚才的大范围bào pò,还是时爆拳,都没有对子临造成任何损伤……”他有底气这么说,自是因为他看清了方才子临和米歇尔之间的每一手交锋,甚至看清了每一发“微型时爆”的效果。

    经希文这么一提醒,志村也有些后知后觉地明白了。

    因为米歇尔的能力属于无差别范围攻击,在这种多对一的战斗中,对于人数较多的我方反而威胁更大,眼下既然已明确知道了子临不受这能力的影响,那米歇尔确实是没有参战的必要了。

    “也罢……”数秒后,志村撇了撇嘴,接道,“那你就歇着吧,你去旁观也好,我们反倒能放开手脚一起上了。”

    换成别人,志村可能会把话说得更难听些,但面对米歇尔·金,他还是有所顾忌的,因为志村自己也属于那种防不住时间bào pò的类型,而对于这种类型的人来说,“被时间bào pò偷袭”是一种必死的局面,因此,他还是得稍微注意一点自己对米歇尔讲话的态度。

    “庞浩业!希文!我们三个一块儿出手!”微顿半秒后,志村高声指挥道,“他防住时爆靠的肯定是能力,但他的体术看起来很一般,我们直接把他撕了就是了!”

    他叫上的这两人,庞浩业今年三十七,威廉·希文三十五,都算是护卫官里比较年轻的后辈,至少比志村要年轻了十几岁,再加上这两位都是比较守规矩、讲礼貌的类型,所以志村这位前辈姑且还指挥得动他们。

    而战力方面,庞浩业在“灵墟”加成下体术和能量级别都由凶提到了狂,希文的“无限加速”本来就是狂级,志村自己也是狂级……这三狂齐出,说要撕了谁,确不是什么难事。就算是护卫官中实力排前列的巴德,被这三人齐攻,恐怕也只有被秒杀的份。

    说时迟,那时快,志村喝声未止,包括他在内的三道人影已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朝着子临围了过去。

    三对一,差不多是围攻的极限了,人再多,攻击的效率反而会下降;战斗经验丰富的护卫官们无疑都知道这点〔虽然需要三个狂级能力者同时出手围攻的状况过去从来没出现过,但这三人也都是从纸级升上来的,以前他们能力级别低的时候自然也参与过一些多对一的战斗〕,庞浩业、希文、志村,虽是从来没有在一起配合过,但身为顶尖高手,他们也并不需要什么事先演练,稍微磨合几下便可配合得当。

    那电光石火之间,第一个杀到子临眼前的,是希文。

    从他能力的名称就能猜到,他是一名“神速者”;他的能力,其实算是燕无伤那“赫尔墨斯”的一部分,即速度的那个部分。

    当然,虽然能力名称是“无限加速”,但希文不可能真的“无限”加速下去,即使是狂级能力者的身体素质和能量储备,也远远无法承担让人体加速到光速所需的能量,如果他强行让自己一直加速下去,那么在达到光速前后的阶段,他可能会面临两种下场:第一种是死,尸体都找不到的那种;第二种是在**崩坏的临界点成功闯入上一维度,对于本维度的人来说,他还是消失了〔和死也差不多〕,不过他本人的意识可能还存在,至于他接下来会去哪里,那就有无数种可能了……

    但无论如何,希文依然是个难对付的角色,毕竟他在本维度中可以达到的极限速度也已经足够快了。

    他也是这七人当中唯一一个子临没有把握杀死的人;因为只要希文下定决心逃跑,子临是真的抓不到他。

    七个月前,子临本打算在“东方快车”上埋伏的人,正是希文,可惜,那次联邦派了eF的纽曼过来,以至于他们不得不略微调整了埋伏的计划。

    嗡——

    这是希文的拳头轰在子临胸膛处所发出的声音。

    这声音响起的时候,攻击其实早已完成了。

    希文的思考也早已完成了。

    攻击命中的刹那,希文就觉得拳面上传来的感觉也很诡异,就像是击中了某种具有极强张力并且可以吸收动能的屏障。

    接着,他在一秒内对着这同一个点打了三十拳,但完全没有可以突破的迹象,每一拳上传来的反馈都是一致的。

    当他打到第十八拳的时候,志村和庞浩业几乎同时到了。

    庞浩业算是个比较讲究的人,虽然他遵从了志村的指示,但内心深处他多少还是觉得身为护卫官还三个打一个有点不讲究,所以从后方杀到的他选择攻击了子临的右肩,没有去打致命处。

    志村就不同了,他是从侧后方去攻击子临的后脑勺,力求一击致命。

    不过他俩攻击后的结果和希文也是一样的,并没有突破子临体表的防御……

    然而,这一轮合击,并非徒劳——至少对希文来说不是。

    在那一秒之间,连思维也比一般人要快上许多的希文意识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这件事,让他想到了一个有可能杀死子临的方法。

2